用槍聲擊落你的淚水

 

 

 

今日的天空似乎特別亮,空氣中熾熱的氣息,燒灼著全身的感官,讓人備感煩躁,汗珠自毛細孔裡流出,透入圍巾,浸溼了衣衫,微風吹來時,卻感不到涼意。

 

用了烈風將對手釘在遠處,卻無法阻止自己持著苦無的手不停的顫抖,明明佔盡優勢,卻一次又一次的錯失擊敗對方的良機,身上的暗器都快丟光了,對方看上去也不過是衣服破了幾個洞,他不懂,自己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不攻擊了嗎,那就,換我囉。」望著離自己遠遠的,沉靜的身影,里斯唇角勾起,舉起手中的槍,毫不猶豫的瞄準阿修身側開了兩槍,子彈險險的自臂膀和大腿擦過,不意外的聽見那人忍耐的悶哼,然後自己會得到一記飽含不甘心意味的瞪視。

 

非常有紳士風度的,他放下槍,再次給阿修攻擊的機會,幾乎是反射性的,阿修立刻再次發動烈風,深怕一個眨眼,那人就會逼近自己,那後果,不堪設想。

 

已經不知過了多久,他其實很累了,可還是得繃緊神經,他曾看過里斯與伯恩哈德及弗雷特里西等人切磋劍術,以為他不擅長遠距攻擊,但他發現自己錯了,里斯擅長近戰沒錯,可從來沒人說他不能遠距攻擊。

 

強打起精神,苦無順著氣流飛射而出,那是他孤注一擲的執念,化為流光穿過里斯的身軀,鮮血流淌下來,對面的男人,身軀搖晃了下,卻沒有倒下,阿修嘆了口氣,死死的捏緊了拳頭。

 

利刃順著肌理劃破血肉,帶著熱辣的疼痛,刺激著里斯的神經末梢,看來是自己玩過頭,惹人家生氣了呢,他輕輕的笑著,穩住腳步,然後在那雙茶色眼睛的錯愕中,用子彈打掉他最後一把苦無,並且命中他早已透支的軀體。

 

阿修無力的倒臥在草地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男人緩緩向自己走來,一步一步,彷彿每步都踏在他的心尖,踩著軍靴的高大身影,剪裁合宜的軍服讓他修長的身形更顯挺拔,挾帶著不容反抗的強勢,里斯來到他的眼前,背著光讓人看不清他的神情,想要坐起身來,卻被壓了回去。

 

「你受了很重的傷,還是不要亂動比較好哦,」倔傲的忍者此時宛如奄奄一息的小獸般,就連呼吸都很微弱,里斯低沉嗓音伏在耳邊,溫熱的吐息吹撫,青年慌亂的神情成功的取悅了他。

 

阿修不能理解,明明自己最後一擊應該也讓里斯受了很重的傷,為什麼他還能行動自如,還能笑得,這麼,令人心煩意亂!

 

身體突然騰空的失重感讓阿修回神,發覺自己被里斯用很令人羞恥的公主抱方式抱了起來,開始掙扎,「你、你要做什麼?」

 

里斯漂亮的藍色眼眸瞇起,上揚的唇角,帶了點危險的冷然,「在我面前敢出神,可是要受懲罰的哦。」

 

***

 

水柱沖刷而下時,阿修痛得忍不住鳴嗚出聲,雖然立即咬住唇不讓聲音發出,但從痛苦的表情可以看得出他正極度壓抑著。

 

鮮血混著草屑泥沙的汙水隨著大量的水流流進地板的水槽裡,也沖走了阿修最後一絲力氣,水氣滲進全身,就連最微小的傷口都不停地抽痛著,不斷撕扯他的痛覺神經,他卻連動根手指都沒力氣,蜷曲著身軀伏在地上,任由里斯拿著蓮蓬頭在他身上澆著熱水。

 

讓他痛不欲生的兇手只是低垂著眼,看不出來在想些什麼,在大部份的髒汙都被沖淨後.他將蓮蓬頭掛回牆上,並且按壓了幾下沐浴乳,開始往他身上抹,清潔性成份的東西抹上傷口時,猶如拿粗布摩擦傷口,阿修痙攣著蜷起身體:「你有這麼恨我嗎……?

 

「恨你?」里斯低笑出聲,在霧氣蒸騰下,他的面容看上去有些朦朧,但那笑意卻真切的令人髮指,「我,一直都很喜歡你哦。」

 

把他打成重傷,又用熱水澆傷口,這叫哪門子喜歡?

 

由於操縱火焰的能力,里斯的體溫要比一般人高些,所以當他沾滿泡沫的手來到光滑的胸口時,阿修開始有種怪異的感覺。

「唔!」

不知里斯的手碰著哪裡,讓阿修顫抖的抬手握上那隻不停在胸口游移的手,他漲紅著臉從牙縫擠出一點力氣:「你到底想做什麼?」

 

里斯沒有回答他,只是強硬的拉開他的手,將其壓在他的頸側,另一手則輕輕撫上淡色的唇,充滿著洞察力的雙眼緊盯著他,不發一語,在如此懾人的目光之下,讓強勁沖刷而下的水聲也抵擋不了在耳邊震盪的心跳聲,使屈居人下的阿修感到莫大壓力,屏息著盡量不要洩露任何情緒,里斯卻在他濕潤的雙眼裡看見動搖的波光閃爍。

 

當里斯俯身吻上他時,因為太驚愕,所以他愣了一秒才開始掙扎,不管不顧的,瘋狂掙扎起來,但畢竟受了太重的傷,方才又被里斯狠狠折騰了一番,儘管他很想用力的反抗,成效卻差得可憐。

 

約末是掙得累了,阿修慢慢安靜下來,無力的任由里斯的唇舌進佔他的口腔,奪去他的呼吸,輕柔的舔吮唇瓣,而後溫軟的舌探了進來,與他的追逐交纏,他半瞇著眼,在確定里斯的眼睛是閉上之時,緩緩地將手伸向耳後,從髮間抽出一支細短的銀針,正準備狠狠扎下時,里斯突地睜開雙眼,帶著強烈熱意的大掌迅速的握上他的腕。

 

「啊!」熾烈的熱意從手腕漫延開來,饒是受過各種嚴苛訓練的阿修,這種高溫仍是讓他哀號出聲,里斯本來如天空般清澄的藍眼,逐漸轉為如暴風雨來臨前的濃烈深藍。

 

生理性的淚水在眼眶打轉著,阿修訝異著在水柱下里斯竟然還能發動火焰的能力。

 

「誰說,我在水中,不能施展能力的,嗯?」濕熱的觸感襲上耳廓,鑽進耳窩,想要偏頭閃躲,卻因為被箝制住而不能動彈,撬開牙關的力道令他感到吃痛,雙唇被迫分開的瞬間,侵略性十足的舌頭滑進口腔內,衝刺、纏卷。

 

內部被全面進佔著,彷彿要貫穿全身般的激烈。

里斯兇狠的執拗的深深吻著他,直至缺氧的肺部疼得發脹,他才終於放開他。

 

被壓在地板上粗魯的進入時,阿修已經虛弱的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從交合處傳來的撕裂般的疼痛、全身上下傷口的疼痛,男人的吐息,不斷攀升的熱度,所有的一切,像打翻的油彩凌亂不堪的潑灑在潔白的畫紙上,黑暗的觸手不斷吞噬,他的神智也逐漸陷入恍惚中。

 

一個強勁的撞擊卻又把他的神魂逼回體內,反覆摩擦的地方,既灼熱又疼痛,再也無法堅持的流下淚水,染濕他俊秀的臉龐,以著和身下強悍無比的相反力道,里斯低下頭輕柔的舔去那些淚珠,吻上他的顫抖的睫羽,看著他哭泣的神情,勾起一抹令人顫慄的迷人笑容。

 

身體與心靈都被折磨的不能再負荷更多了。

 

……放過我吧……」在里斯把他的腿抬至肩膀,再次深入時,阿修邊喘息邊哭泣著求饒了。

 

「求饒,只會讓我,愈興奮而已哦。」里斯露出惡意的笑後,抱著他的腰更加狠狠頂弄他的敏感處,讓他哭叫著再次高潮。

 

好不容易才補獲的獵物,要讓他從身到心,都絕對臣服,至死方休。

 

 

***

 

「我說,他們還要在浴室窩多久啊?覺得有點累了耶。」藍髮少女貼著門板上問著。

 

傑多聞言,一把拖起比他嬌小一些的少女,「那妳就快去睡,不要耽誤我和阿貝睡覺的時間。」

 

「哎喲,我是怕里斯發現後會生氣,才叫阿貝站在這裡壯膽的嘛……」少女還在做最後的掙扎。

「我要去叫梅倫過來了哦。」傑多紫色的眼睛流露出不懷好意的光芒。

 

此話一出,少女立刻站了起來,飛也似的一路奔回房間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南宮 鏡華 的頭像
南宮 鏡華

三葵の采配

南宮 鏡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