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海

  

  

天空墨雲連綿,蜿蜒成張牙舞爪的巨龍,黯淡晦澀的星子隱現,像是龍的鱗甲,熠熠生輝,荒蕪的地界,風捲殘屑,渺無生機,一艘巨大的飛行器緩緩前行著,飛行器的外殼漆成黑紫色,巧妙的與夜空融為一體。

  龐大的驅體順著風漸漸下滑,在一個遼闊無邊的沙地降落,揚起塵沙凌亂飄飛,卻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響。

 

  「終於到了,」藍髮少女打了個哈欠,家中所有的戰士全部擠在飛行器中,就算戴著耳罩仍無法完全遮掩住聲響,其吵鬧程度可想而知。

  不曉得是誰提起的,說過年就應該要度假狂歡,大家想來想去,最後決定要到海邊開露天Party,音樂美酒烤肉還有代表青春的太陽。

  簡直有病!少女不停的打哈欠,一夜沒睡讓她連往前邁一步都懶

一旁梅倫看見她這樣,對她伸出手:「大小姐不想走路的話,讓我抱著您走吧。」

此話一出,少女立刻拔腿飛奔而去,活像後面有狗在追。

 

死國的幻海.米亞特,在文書記載上,位於世界的最南端,傳說地獄的入口,就在這座海的最深處。

聽起來挺嚇人的,對於他們這群自黃泉而來的人,倒是再適合不過了。

 

從遠方吹來的風,在千里冰冷的旅行後,掠過闃無一人的大地,擊向翻波奔騰的海水,濃烈深藍的海潮推擠著白色浪花洶湧的拍打著沙岸,這裡的沙很特別,比尋常的沙略白,像是灑落凡間的星辰,閃耀著碎裂的光華。

 

布朗寧彎身抓起一把白沙,然後攤開掌心,一陣強風斜斜的刮走它們,風捲著晶亮的沙粒邁向遠處,在黑暗中宛如銀河中星塵飛舞。

海岸另一端同伴們升起營火,在廣闊無盡的黑暗之中,稀微的星光與舞動的橘色焰光,遙遙相望輝映,彷彿可以指引徬徨無依的亡魂一點方向。

 

冷冽的風呼嘯,將他的帽子捲起,嬉戲似的帶向遠方,然後落在一地白沙中,灰撲撲的帽子在沙地滾動了幾圈,沾了滿身晶瑩,他沒有急著撿回來,使他停下步伐的,是空氣中揮之不去的,血的氣味,以及,異獸的臭味,他靜靜的看著遠方,正低頭嗅著他的帽子的巨大黑影。

 

龐大的身軀低伏,雜亂的灰色毛髮披覆,大張的嘴裡,露出森白的獠牙和詭異的藍紫色長舌,空洞無神的金色眼珠木然盯著布朗寧,充滿對血肉的渴求。

「地獄雙頭犬啊……」布朗寧扯了下嘴角,本來想安靜一下,結果現在離同伴這麼遠,看來是只能自力自強了,下意識將手伸進口袋裡時,卻很悲哀的發現,今天出門時,梅倫給他換了厚大衣,而他的槍,忘了換過來了。

他深口氣,忍住將髒話罵出口的衝動。

 

距離並不是太遠的巨獸,妖異的雙頭擺動低聲嘶鳴著,接著以快得令人咋舌的速度衝向布朗寧,他還沒得及轉身狂奔,四道凌厲的銀光分別紮實地擊中地獄犬的腳,令牠吃痛的停下來,周遭討厭的血腥味,被一陣鳶尾花的香氣強勢的覆蓋掉。

「誰叫你要跑這麼遠,回頭你要好好感謝救命恩人哪,」溫熱且熟悉的氣息在耳畔吹拂,梅倫由後方將他擁入懷中。

「你先滅了牠再來討論不遲,」

「遵命,偵探大人。」梅倫在他面頰上偷了個吻。

 

血的氣息刺激了地獄犬,牠張開血盆大口,震天的怒嚎,彷彿能破開這片深海,直入地獄的深處,將布朗寧推至身後,梅倫指尖拈著卡片,翻手一揮,一排卡片凌空飛越,劃出一道流光,唰唰地落在巨獸的四周,將牠圈住,一朵嬌艷欲滴的紅玫瑰赫然出現他的手中,潔白不染塵瑕的手套執著血色的玫瑰,優雅的往前一拋,「轟」地一聲爆出一陣火光,接著他又抓起地上的白沙,吹了一口,晶亮的白沙順著風飛入火焰中,火勢頓時加劇數倍,濃豔的火光,在白沙飛入後,染上了奇異的藍色焰光,紅色與藍色交織舒展,在星辰逐漸隱沒時,照亮黑夜。

 

參天的熾焰,吞噬著地獄犬,龐大的身軀痛苦的翻滾著,卻怎麼也無法逃離焚身之苦,嘶吼著嗚嗚著哀嚎著,直到再無半點聲息。

 

「真是受不了你,打怪搞得這麼誇張,」布朗寧看著已然變成一團焦屍的地獄犬,忍不住皺眉。

「我是魔術師嘛,誇張一點客人才會喜歡啊,」梅倫替他將圍巾重新結好,然後牽起他的手,往更遠處走。

布朗寧任他牽著,「你要去哪,不怕再遇到怪物啊?」

梅倫俊臉湊了過去,「在我身邊,你什麼都不用怕。」

……還真敢說吶。」布朗寧睨著他,不懂他怎麼可以隨時隨地講話都肉麻兮兮的。

 

也許是剛才的事太驚心動魄,更顯得此刻寧靜詳和,他們十指交扣,悠然在岸邊散步著,聽著時急時緩海潮的聲音,淺嘗著暗夜的相依時刻。

 

梅倫帶著布朗寧來到一處高塔,高聳入天的尖塔,通體瑩白,雖然荒廢許久,仍舊驕傲的矗立著。

不過這塔樓實在太高了,當布朗寧爬到最頂端時,已是氣喘吁吁,滿身大汗了,「我……你累死我了……」拜託體諒一下大叔的體力吧,爬這麼高很要命哪。

「我說了要抱你上來,你又不肯,」拿出手帕替布朗寧擦汗,梅倫的表情相當無辜。

「廢……廢話,是男人都不會想被另一個男人抱上樓。」布朗寧忍不住狠瞪了梅倫一眼。

布朗寧自認兇狠無比的眼神對梅倫自然是完全無效,梅倫拉著他到面海的一扇窗戶前,遙指遠方,「太陽升起時,就從那裡出來,而我們這裡,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日出。」

「這個世界的太陽只比月亮亮一點,有什麼好看的,」布朗寧忍不住吐槽他。

梅倫伸手摟住他的腰,勾起一抹笑,「相傳這裡因為可以通往地獄,所以如果能在這裡見到第一道曙光並且許願的話,就可以完成心願,而且永不墮地獄。」

 

梅倫的眼睛笑得彎彎的,如一泓水光流轉,布朗寧發現看著他的臉出神,覺得自己有些失態,他趕緊低下頭,梅倫卻抬起他的臉,「你不好奇我想許什麼願嗎?」

布朗寧銀灰色的眼眸眨了眨,給了他一個很官腔的回答:「你想說我就聽,不想說我也不會問。」

「噯,真是不解風情……」梅倫低笑著,話語的尾端落在布朗寧的唇。

 

布朗寧閉上眼睛感受著那深入口中的軟舌纏上自己的,每一次呼吸,都充滿了屬於梅倫的,鳶尾花的香氣,纏綿溼熱的吻順著唇,頸項,肩膀,鎖骨,來到胸前的紅果,他看著梅倫咬住手套,慢慢扯下的模樣,有種說不出的情色感,「你這傢伙…….帶我來這裡根本不懷好意吧……嗚……

男人的指尖探入他的後穴,以一種緩慢閑適的步調開拓著,次次都命中要害,令人顫慄的酥麻感從腰椎竄上。

梅倫抱著布朗寧的腰,一手打開他的腿折起,從正面進入他,體內聚集的熱流就在這瞬間沖到了一個駭人的高度,布朗寧抱著梅倫的頸項承受著溫柔卻又磨人的頂弄撞擊,斷斷續續的呻吟著,不斷湧上的快感,讓他連梅倫在耳邊低聲說了些什麼都聽不清了,只能抱緊眼前的人,感受男人掠奪般的疼愛。

海風從窗口灌入,絲毫吹不熄塔內不斷升高的溫度,在夜將盡時,才逐漸平復。

 

破曉時分,海平面上的初陽劈開黑暗,帶著溫暖的光芒緩緩升起,雖然沒有四射的虹光,仍是為這寂寞無垠的世間帶來一絲光明。

 

淡金色的曙光照在相擁的梅倫與布朗寧身上,一寸一寸,拂去落在他們身上的陰影,斜斜穿進室內。

 

「我愛你,但願,能與你永遠相守。」

金色光芒映在梅倫俊秀白晳的臉龐上,蕩樣著柔軟的波芒,布朗寧望進他澄淨的碧色雙眼裡,看見自己的倒影。

記憶破碎又如何?過去與未來也都無所謂,某些部份需要強迫抹去,而某些東西,則要從現在開始記住。

布朗寧微微一笑,他握住梅倫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

「我的心,從今以後也只為你而跳動。」

 

 

*****

祝小藍生日快樂~^Q^

抱歉寫文速度慢,拖了一天,沒關係我有事先聲明~XD(被打

帽子吹走H接吻牽手說情話(?)被狗追(?)

以上條件我都有達成了....(抹臉)←但完全不是大家想的那種情境

你追我跑我怎麼都安插不進去只好放棄~w(喂

小藍偶機道這篇絕對和妳想像的接吻牽手說情話差很多~w

但無奈我不是文藝少女,妳就將就點看吧....(頂鍋蓋爬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南宮 鏡華 的頭像
南宮 鏡華

三葵の采配

南宮 鏡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