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湖之夜

 

  「今天就在這裡休息吧。」

  當梅倫溫潤悅耳的嗓音響起時,藍髮少女只覺得此聲堪比天籟,一反剛才要死不活的模樣,她邁開小步子來到布朗寧身前,湛藍大眼異常閃耀,小手拉著他的,「小布,我們今晚一起睡吧。」

  布朗寧正想點頭時,只聞一聲驚呼,「梅倫你做什麼!?」

藍髮少女被人一把抱了起來,雙腳不停踢著,勾不著地的模樣有些好笑。

  「布朗寧睡相不太好,大小姐還是跟我睡吧,」梅倫抱著少女,俊秀的面容掛著溫柔的笑意,真摰又誠懇。

  「不要。」可惜少女不買帳,一秒拒絕。

  「不跟我睡的話,那就,只好跟路德睡了。」詭計得逞,梅倫毫不猶豫的將少女抱給一旁的紅衣男子,一個給一個接,動作快到少女連慘叫的時間都沒有就被扔給下一個人了。

 

  「今晚我和布朗寧守夜,你好好照顧大小姐吧,大小姐怕冷,你要做好保暖工作。」梅倫一副公事公辦的交待著路德一些注意事項,完全不在意藍髮少女投射過來的怨恨眼神,他摸了摸她的頭,然後傾近她的耳邊:「大小姐,路德脾氣有點怪,妳可要乖一點哪,不然我可不能保證他鞭子不會在半夜纏上妳的腿哦。」

 

  「你當我聽不見嗎,嗯?」一直默不做聲的路德挑挑眉。

  「你不是一直很好奇聖女之子的組成構造嗎?我是給你機會呢。」梅倫臉上掛著溫和笑意,說出的話卻令少女差點沒口吐白沫。

  路德聞言,臉上也逐漸露出一絲饒富興味的笑容,「既然如此,就原諒你剛才失禮的發言吧。」

 

  少女被路德抱在懷裡,滿肚子髒話想飆又顧慮著路德會不會做出以下犯上的事,只能含淚目送梅倫帶著布朗寧走出她的視線。

  本來以為出任務梅倫會收斂一點,沒想到他竟然就這樣光天化日之下跟布朗寧手牽手去談情說愛丟下她跟路德獨處這死沒良心的下次見炎之聖女時她要投訴他啦……

  她原本的理想是她跟布朗寧睡,梅倫和路德兩位老同事去旁邊聊天敘舊兼守夜,這些人到底有沒有尊重她這個大小姐啊啊啊!

 

  闃黑的深紫的墨藍的色彩織染而成的夜空,黯淡的星子滿佈,瞬息閃耀,剎那明滅,矇矓光暈灑在地面,曖昧不清,四周景物伴隨著扭曲光線蜿蜒成吊詭的畫幅,遠方似有人在低聲吟唱,輾轉哀切,隨風飄盪,如輕煙裊裊,綿軟的鑽入耳裡。

 

  前方大湖在月輝下,如萬千鏡塵盡灑其中,倒映著破碎星辰的華彩,融融生光,梅倫與布朗寧在一旁的大石上並肩坐著,感受著湖面捎帶而來的,微涼的寒意。

  「吶,就這樣丟下大小姐好嗎?她好像很怕跟路德獨處?」雖然大小姐當初把他當籌碼賣給梅倫死有餘辜,啊不,是有點可恨,但平時她其實對自己還不錯,看她一臉哀怨模樣,似乎有些可憐。

  

  「那你就放心讓我跟路德相處一整夜?」

  「有什麼好不放心的?」最多這地方被你們給毀了。

  梅倫金褐眼眸瞇了起來,像極了北方的雪狐,用一種輕而緩的語調說:「誰知道呢,我們認識的時間這麼長,說不定有什麼未想起的糾葛啊?」

  布朗寧睨了他一眼,抬手壓了壓帽沿,神情慵懶:「那正好讓你慢慢想啊,我這就去跟路德交換。」語畢站起身來便要離開。

  

「不要動。」

梅倫的語調突然變得凝重而嚴肅,雖然暫時不清楚他的轉變是為何,但布朗寧還是聽話維持站立不動的姿態。

對……乖乖的不要動……」梅倫一邊輕聲說著,一邊緩緩傾近他。

布朗寧正想問他搞什麼鬼時,一陣涼滑觸感纏上他的指尖,他想他明白為何梅倫突然變這麼緊張了。

……閉上眼睛。」梅倫的聲音很輕,幾乎是用氣音在說話。

你抓蛇就抓蛇幹嘛還要我閉上眼睛,我又不是小姑娘才不會怕這個。

布朗寧心裡碎念著,但還是照梅倫說的閉上眼睛。

 

鳶尾花的香氣侵入口腔,柔軟溼熱的舌探了進來,糾纏翻攪,同時涼滑的觸感也自手邊消失,布朗寧不知何時被梅倫抱進懷裡,熱烈的吻讓他漲紅了臉,趁著呼吸的空檔,忍不住推了梅倫一把,「喂,哪有像你這樣佔人便宜的啊。」

 

「噯,這可是有劇毒的蛇呢,我冒著生命危險空手抓蛇,難道不應該得到報酬嗎?」梅倫舉起左手捏著的色彩豔麗的赤蛇,軟垂模樣看起來是已經斷氣了,「被咬到雖然不會再死,但也能讓你痛得死去活來了。」

 

布朗寧看著眼前明顯是被人掐斷氣息的蛇屍,再看梅倫如三月春風的和煦笑意,不知為何背脊一陣發涼。

梅倫將沾了汙漬的手套脫掉扔在地上,俯身吻了過來,布朗寧感到自己像被桎梏般動也不能動,平時淡雅的香氣在此時變得濃烈,刺激著他繃緊的神經,靈巧的舌刷過齒列,捲住他的摩擦著,泛起陣陣顫慄。

 

……真乖哪。」梅倫舔弄他的唇瓣,輕聲低笑著。

「你……不會想在這個荒郊野外做什麼吧……」感到男人的手接連解開他的外套背心,還滑進襯衫裡,布朗寧連忙揪住那隻肆虐的手。

「有何不可呢?」將他被脫下的潛行外套鋪在大石上,然後再一把推倒他,梅倫欺身壓了上去,「來做點會讓身體暖起來的事吧。」

 

  「……萬一大小姐和路德過來找我們怎麼辦?」布朗寧還想做最後的掙扎。

  「路德不會想要看到我們的春宮實境秀的,他,絕對,不會,過來的。」梅倫以熱吻封住布朗寧還想說些什麼的唇,帶著熱意的手沿著腰線探進褲子裡,成功轉移他的注意力。

 

  「嗚嗯……不要這樣……」身體最敏感脆弱的地方被男人掌握著,布朗寧急促喘息著,雙手無力的搭在梅倫肩膀上,不曉得是要推拒還是要抱緊些。

  手指圈起來上下揉弄,來回摩擦著,仔細的照顧著每一處,布朗寧在極致的刺激下忍不住發出輕吟,「嗯啊……梅、梅倫……

 

  居高臨下侵近的姿態,讓梅倫頸間繫著的水藍絲帶垂在布朗寧眼前,布朗寧負氣似的張口咬住末端扯鬆了,換來身上的人一陣輕笑,溫熱的吐息騷弄著耳窩,「這麼迫不及待嗎?」

  「等、等一下,啊──」布朗寧失聲叫了出來,不曉得是不是剛才咬絲帶的動作刺激到梅倫,一反平時他總愛優雅調情的步調,他進入時的動作有些粗暴,還來不及適應,就開始激烈的進出。

  「哈嗯……嗚……」男人強而有力的撞擊,使呼吸的頻率變得紊亂,雙手不禁擁緊正在侵犯自己的人,隨著他的律動大腦的思緒也變得渾沌。

 

蒼白的臉染上紅潮,睫羽沾附著晶瑩淚水,胸膛滿佈情欲痕跡,梅倫覺得自己有些失控,發狠似的擁抱布朗寧,但他停不下來,身體和理智在快感的操縱下分崩離析,胸口彷彿有什麼要滿溢出來,「……布朗寧,我愛你。」

布朗寧收緊環抱的手臂,喘息著回吻做為回答。

  

***

 

  「大小姐,妳覺得他們現在在做什麼呢?」

「還能做什麼,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吧,」藍髮少女挨在路德身側,身上蓋著紅色西裝外套,迷迭香的氣息讓她昏昏欲睡,但又很擔心會不會一睡不醒……

「真是好奇哪……」路德靠坐在樹旁,目光望向遠方暗處,碧綠眸子在銀月下折射出清淺的波芒。

「那就去看看啊。」最好一怒之下抽他們五百鞭,少女對於被丟下一事依舊懷恨在心。

路德回過頭來,唇邊噙著一抹笑,「大小姐,有時候,我覺得妳其實很惡劣呢。」

  「呵呵……好說了,你、你先把鞭子收起來,我們有話好好說嘛!」少女驚恐的看著纏上小腿彷彿有生命的武器。

  「反正睡不著,就來研究人偶的構造好了。」月光下,惡魔的角赫然顯現在路德頭頂上。

  「我做工很粗糙沒什麼好看的回家我讓你看雪莉和多妮啦快來人救命啊啊啊啊──」

 

*****

本篇重點

其實只有"不要動"三個字(喂)

因為這三個字讓我生出這篇來~(欸

 

我只是要找個支開店長的理由

所以只好讓他跟大小姐一起睡

俺對店長真的沒有偏愛哦

我的最愛是阿貝和小腰精哦~Q^Q

 

梅倫啊,欠你的文我寫完啦,你快點振作起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南宮 鏡華 的頭像
南宮 鏡華

三葵の采配

南宮 鏡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