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瓜與小布的生前捏造有~= v =

 

 

第一印象

 

  

  深夜時分,布朗寧走在暗巷裡,地面上溼答答的,皮鞋踩在石板路上,踏出一種規律而悠閒的步調。

  黑暗中彷彿會有什麼東西從暗處跑出來嚇人,他一邊走一邊胡思亂想著。

  當然事實上什麼都沒有,扯了扯嘴角,他繞過低矮的老舊房子,在一間不起眼的石屋前停了下來,門旁掛了一盞小燈,燈光微弱得像是隨時會熄滅。

 

  推開門後,是一條黑漆漆的長廊,他放輕腳步往前面走著,接著推開一道木門,裡頭是喧鬧一片的酒吧,酒氣沖天,廉價煙草味道讓他皺了皺眉,他壓低帽子走了進去,間或有人抬眼看了他一下,他目不斜視的朝吧台走去,那些人瞥了他一會兒,偶爾對他呼口煙,白色的煙圈飄然遊盪,在面前飛散,見他沒什麼反應,漸漸也失去了興趣,紛紛別開了眼。

 

  深夜的酒吧,什麼亂七八糟的人都有,見怪不怪,他移步至吧台,在酒保靠過來時,他低聲說了句:「日落大地」。

  過了一會,酒保將杯子遞給他,用氣音說:「金色大門」

  隨意喝了兩口杯中液體,他起身走至位在吧台旁的一道門,閃身進門,快得不及眨眼。

  熱鬧的夜晚,現在才剛要開始。

 

  門前是吵鬧的酒吧,門後卻意外的安靜,門板牆壁地面裡層都使用了特殊吸音材質,整個空間靜謐的有點詭然。

  穿過長長的走道,踩上階梯,來到位於三樓最深處的一個房間,雕花的金邊大門,帶著低調的浮奢,顯示主人的品味。

 

  布朗寧做了個深呼吸,指尖正要觸到門把時,門卻突然打開了,一張極為斯文俊秀的面容闖入視線裡,未及反應,便被男子一把拉進門內。

  他張口欲言,又被男子推進房內垂掛及地的大窗簾後並摀住嘴巴。

  現在是什麼情形?
  雖然很想立即表達不滿,但顯然現在不是好時機,布朗寧只得忍耐著配合男子怪異的行為。

  沒有時間細想,外頭傳來一陣撞門聲。

  砰一聲,落了鎖的房門被撞開。

  「先生,您沒事吧?」兩名隨扈打扮的男子衝了進來。

  身後男子一手繼續箝制著他,另一手悄悄掀起窗簾一角,視線所及處,可以看到一張大辦公桌,一名男子坐在那裡。

 

  布朗寧剛才被拉進來時便已發現房內有第三人在,只是現在才得以細看,男子一身黑色西裝,雙手交握在下巴處,眼神兇惡的盯著來人。

  那兩人顯然極為懼怕此人,見他一語不發,連連道歉著,隨即躬身退出房間。

 

  確定不會再有人進來打擾後,身後男子鬆開手,「真是抱歉,讓您受到驚嚇了。」男子微笑著這麼說,身姿優雅風度翩翩如同貴族般。

 

  布朗寧沒有理會他,逕自走向西裝男子身旁,那人依舊維持著相同姿態,對於他的靠近渾然不覺。

  定眼一瞧,一張不知什麼材質製成的卡片嵌入那人背後對應心臟處,腥紅液體沾溼做工精緻的背心,已乾涸成一片汙黑。

 

  已經死了好一會了,用卡片殺人?這倒是頭一次見到的手法,他扯了扯唇角:「你殺了我的委託人,害我拿不到酬勞,這筆帳要怎麼算呢?」

 

  沒有得到任何回應,轉過身去,哪裡還有什麼人在,落地窗開了一個縫,吹進來的風將簾子揚起一片波浪擺動,一只黑色公事包刺目而孤單的佇立在角落。

  偵探不禁露出一絲苦笑。

  「哎呀呀,這下事情麻煩了。」

 

***

 

  布朗寧將洗好的外套抖了抖,低頭一嗅,喃喃道:「真是的,怎麼洗不掉啊……

  自那天遇見那名奇怪的男子,當時也不過被他貼身箝制了一會,身上便沾染了那人身上的氣味,淡淡的,鳶尾花的香味。

即使已經過了三天,仍是有些許香味殘存。

簡直像被人做了記號。

 

布朗寧的眉頭皺了起來,將外套扔到床上,他拿出當日自死者身上取下的卡片左右翻看著,以指腹輕輕搓著卡面,那材質,說是紙張,卻有著金屬特有的涼滑與硬度,韌性相當好,利器難以損毀,不但防水也防火。

「真是個好東西,」若是能穿在身上,被人追殺時肯定能擋下很多攻擊。

 

腦海裡驀然浮現那名眼角眉梢都帶著笑意的男子,俊逸爾雅的外表下,出手倒是意外的狠辣,一招斃命毫不拖泥帶水。

這樣的人,卻留下許多破綻,活像叫人去逮他似的,自己也不曉得是哪根神經沒接好,不但把他留下的麻煩帶走,還替他收拾了案發現場。

一定是因為他害自己拿不到報酬,怎麼也得找到他討回損失才行。

布朗寧思忖一番後,如此歸納總結。

……肚子好餓……

 

咚─ -

在布朗寧因為飢餓而在床上打滾時,木窗外傳來了敲擊的聲響,他立刻警覺起來,抄起床頭的槍,緩緩接近窗扉。

他貼著牆,小心翼翼的從裡面往外看去,並無可疑之處。

也許是街坊鄰居的孩子們亂丟小石子搗蛋吧。

 

布朗寧確認木窗的鎖依舊安好後,回過身時,差點沒脫口尖叫出聲,害他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叫的兇手,正愜意的坐在他的床上翻看著那只黑色公事包。

深吸了口氣,強壓下太陽穴抽痛的不適,「你、怎麼進來的?」布朗寧眼角餘光瞥向緊閉的房門。

「從門口進來的啊,你的鎖有些舊,輕輕一推就壞了呢。」

男子臉上一派敦親睦鄰的溫和微笑,讓布朗寧直想賞他兩拳洩恨,不過表面上還是要保持冷靜,「我不找你,你倒自己送上門來了。」讓他省下找他的精神與力氣。

 

男子先是抬眼看看四周,接著拋給他一個布包,下意識伸手接住後,發現袋子意外的沉重,打開一看,裡頭竟然是滿滿的金幣。

「這是什麼意思?」布朗寧瞇起眼,禮多必詐。

男子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道明來意,「幫我查出公事包裡那些文件的來源與內容,」他想了一下,又接著說:「這些只是訂金,還會另有酬勞,此外,事務所的一切開銷我也會一併負責。」

 

「這麼大方反而令人害怕呢,那些資料是工程師的文件吧,還是加密過的,一看就很棘手哪,」導都的工程師們是極為貴重的存在,少惹為妙。

 

「你已經看過文件了,不論你願意與否,都已脫不了干係了,」男子俊雅的笑容裡摻了一絲狡黠,讓人看了就刺眼。

………」真是好奇心殺死貓,他此刻深深後悔當日怎麼沒讓警方把那些麻煩的東西帶走。

 

男子站起身,來到他的面前,伸出纖長而骨節分明的手,眼睛笑得彎彎的,「很抱歉這麼晚才自我介紹,我叫梅倫,以後,要請多指教了。」

 

這一切都是惡夢,誰快來把他叫醒──

 

*****

這是腦內忘想小劇場的具現化....(被打)

偵探到現在一句限定對話都沒有使我很憂愁~(淦)
官方不寫只好我自己亂編~(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南宮 鏡華 的頭像
南宮 鏡華

三葵の采配

南宮 鏡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