啼血飛燕

 

 

窗外幽暗的天空,濃稠的黑與深沉的紫交錯,遠方不時有落雷的餘光閃爍,轟隆聲響不絕於耳,厚厚的雲層積聚堆疊,驀然,如翻倒的水盆般,大雨傾瀉而下,斜灑的雨幕將冷凝黯沉的色調攪得更為混亂。

 

  里斯站在長廊上,仰頭凝望遠方,靛藍光芒張揚如箭凌厲自天空射下,在尾端岔開時蜿蜒如枯枝般,照映在他的臉上,忽明忽滅。

  

「摧折愛人的身心,愉快嗎?」隨著鳶尾花的香氣襲來,梅倫優雅卓然的身影緩步走來,停在他的身旁。

  「你如果是來跟我炫耀的,那可以滾了。」里斯語氣冷淡,當即下了逐客令。

 

  「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件事,」完全無懼里斯周身散發的寒氣,梅倫臉上依舊掛著溫和笑意。

  「大小姐用一個布朗寧就將你收買了嗎,什麼時候你也會關心他了?」嘲諷的笑意並未達到眼底,里斯眼神冷冽得彷彿可以穿透人。

  「彼此彼此,你不也用一個阿修羅就被收買了。」說起來他們兩個半斤八兩,梅倫笑著,絲毫沒有半點相讓,里斯將手移至腰間,似乎在思忖著要不要開槍打他,他輕笑:「真是一點玩笑都開不得,家裡來了一個路德,大小姐很困擾呢,我們還是少添亂吧。」

 

  「你要說什麼,說完快滾。」

 「你知道嗎?靈魂一旦受傷過深,便很難復原了。」黯淡的光線下,梅倫眼角下的暗紅星紋,似血色不祥。

 

  雨水混著風被吹了進來,沾溼兩人的衣襟,里斯盯著梅倫,久久不語。

 

***

 

 

  從來古月照今塵,不論過去或是現在,月光永遠是那麼溫柔。

  銀輝灑落,落在枝葉間與地面,交錯成深淺不一的光暈,照映著他孤獨的身影,影子無限延伸向幽深的暗處,一如他即將踏上不可知的未來。

  

  他停下腳步,抬頭望向天上的明月,突然明白自己是在作夢。

  一個,早應塵封九泉的夢。

  

  「阿修羅--等等──」清脆帶點稚嫩的少女聲音自身後急促的傳來。

  他回過身,看著她跑向自己,明媚的大眼盛滿焦急,身後跟著總是與她寸步不離的神獸。

 

  「阿修羅,你不能去那個地方!」她的小手緊緊抓住他的衣衫,在月光下,金褐色的瞳仁逼射出純粹而動人的光采,美麗的令他屏息。

 

  他的手覆上她的,「我會回來的,」而後,溫柔而堅定的抽開她的手。

  他沒有回頭,不過他想,她應該會哭吧,或許也會因此心懷怨恨。

 

  否則不會在多年以後,在他們都自黃泉地底抱著滿懷愁殤與切齒恨意歸來時,用那樣淡漠卻又無比哀傷的神情,對著他說出有你,絕不能饒恕……這樣的話。

 

  若是人生能再重來一遍,他會不會為了她佇足停留?

 

 

從凌亂悲傷的夢境掙扎醒來,望見床頂的白紗帷幔罩了下來,讓他有種被這片柔軟白色擁抱的錯覺。

現在是什麼時候?

模模糊糊中,他記起里斯為了自己拋下執行到一半的任務,此刻應該是回去完成剩下的任務了。

又是一次逃跑的機會,但已經,再也沒有力氣了。 

虛弱的身體,疲憊的心靈,好不容易積聚起來的勇氣,抱著必死的決心,終是徒勞無功。

 

大小姐不需要他,帕茉不原諒他,曾經那麼執著努力想要守護的一切,都不復存在。

 

為什麼要喚醒他?

為什麼喚醒他後,又不要他?

任他被如此凌辱玩弄!

這是上天的懲罰吧,因為他當年沒有遵守誓言。

他閉上眼,任由淚水不停滑落。

 

  喀──

  堅硬的靴底踏在地板發出清晰冰冷的聲響,阿修羅立刻如驚弓之鳥般束起全身汗毛。

  「這麼害怕嗎?連眼淚都不敢掉了。」男子高大的身影立在床邊,遮蔽了一切的光源。

  阿修羅強忍不適,咬牙撐起身體,眼底隱匿著倔強的光芒。

脆弱得彷彿一捏就會碎的白薔薇,即使在垂死的邊緣依舊潔白淡雅。

 

里斯將食物托盤放在床頭小几上。

烤至金黃的雞肉,倒入白酒、青提子汁及雞湯用慢火熬煮,雞肉撈起後,再將調味得更加濃郁的醬汁淋在軟嫩的雞肉上,鹹香帶著酸甜滋味的誘人香味撲鼻而來。

旁邊還附有烤得鬆軟的麵包,以及熱騰騰的南瓜濃湯。

阿修羅只淡淡的看著托盤上擺著的刀叉一眼,就又默默的收回視線。

 

比尋常人略高的體溫隔著軍服貼了過來,阿修羅在瞬間繃緊了全身肌肉,里斯勾起唇角,將瘦削的身軀圈在懷裡,很輕柔地吻去掛在阿修羅眼角的淚珠。

阿修羅低垂的眼睫輕顫洩露了他心底深處的害怕,他像折翼的燕子般,被囚禁這個牢籠裡,男人時而狠決時而柔情,讓他無所適從。

想要推開這個懷抱,但里斯加諸於他的桎梏卻從心到身牢牢將他困住。

 

「嗚……」里斯吻著他,一手從絲質襯衣下擺滑了進去,指腹來回揉弄著胸口的紅果,全身的感知彷彿都匯集在里斯所觸碰的部位。

「這樣就有感覺了嗎?」熱氣噴薄在頸側,低沉的嗓音,如惡魔的顫音,騷動著耳膜。 

被調教得無比敏感的身體,只要稍一撩撥很快就有感覺了,阿修羅為這樣的自己感到羞愧不已,淚水在眼眶打轉,咬牙硬是忍住沒有任它滴落下來。

里斯收回在襯衣底下肆虐的手,低笑著道:「大小姐放我三天假,要做什麼有的是時間,先吃飯吧。」

 

飢餓的感覺使他的胃如遭腐蝕般疼痛,但心理上的恐懼驚慌卻抑止了食慾,他靜靜看著眼前的食物,不發一語。

里斯知道阿修羅不愛使用刀叉進食,他用一種叫種「筷子」的東西用餐。

所有的人裡,只有阿修羅和大小姐會用這種奇怪的器具吃飯。

燉煮的軟爛的雞肉用叉子就能輕易的叉起,他將麵包撕成一小塊,再將雞肉包進裡頭,遞至阿修羅的唇邊。

 

阿修羅皺著眉撇開頭。

男人放在腰間的手收緊,如惡魔般的呢喃在耳畔響起,「還是吃一點吧,不然等會做到一半暈過去就不好了。」

倏地,阿修羅伸手將整個托盤掀翻,香氣四溢的佳餚和精緻器皿華麗的在空中轉了個圈,最後在地上碎散成一片狼藉。

同一時間,雷鳴怒嚎,電光耀滿一室。

 

砰──

阿修羅被里斯狠狠壓制在床上,下頜被掐住,唇舌被迫與之交纏,男人激烈而強勢的吻著他,吸吮摩擦到舌頭發麻發疼的地步,直到快要不能呼吸,里斯才放過他,單薄的襯衣被一把撕碎,露出底下結實修長而線條優美的軀體,上頭佈滿了深淺不一的曖昧痕跡。

 

大掌肆意的撫弄、摩娑,侵略的力道如烈焰般延燒,也燒灼著阿修羅的理智。

「住、住手……不要這樣……」阿修羅雙手抵在里斯胸前推拒著。

「明明覺得很舒服,卻總是說不要,真是心口不一哪,」軟熱的舌鑽入耳窩,男人的熾熱的吐息讓頸側敏感的肌膚泛起了小疙瘩,他低笑:「看,很快就有反應了,」

 

既氣憤又羞愧。

可是沒有辦法反駁,身體確實是有了反應。

內心吶喊著,不是這樣的!

不應該是這樣的,誰來……救救他……

茶色眼瞳裡滿是對自己的厭惡與不知所措,像是迷途的孩子,徬徨無助。

 

「忘了那些人吧,在你最傷心難過的時候,他們在哪裡呢?」誘惑般的溫柔低訴,指尖的撫觸飽含無限情意。

吐出的話語,每個字都像毒蛇齧咬著阿修羅的心靈。

總是這樣的,男人總是很輕易三言兩語就擊潰他的意志。

 

上次逃跑時,明明大小姐和梅倫就在場,可是沒有人願意對他伸出援手。

為什麼呢?

為什麼要遺棄他呢?

 

阿修羅怔怔看著里斯,一直忍著的淚水,終於自眼角滑落。

他停止了掙扎。

里斯低頭親吻他的眉眼,舔去落串的晶瑩,珍重而憐惜。

 

交歡過無數次的身體,里斯恐怕比阿修羅還要瞭解他自己,進入體內的指尖很輕易的找到敏感處,強硬的戳刺揉捻中,卻又小心的沒有弄傷他。

「嗚……啊……」猛然襲來的強烈快感,逼出阿修羅帶著泣音的呻吟,不論心裡多麼不願意屈服,身體卻早已習慣里斯所給予的一切,屈辱不甘的痛苦與背德放縱的快感同時撕扯著瀕臨崩潰的理智。

 

看著身下的人雙目含淚,紅紅的臉不知是因為生氣還是感到羞恥,下意識咬著唇想要抵抗壓抑自己所給予的快感的可愛模樣,里斯俯下身含住胸前的小突起,溼軟的氣息在敏感處不停舔弄打轉,不時輕齧的刺激,胸前與體內的雙重攻擊,惹得阿修羅渾身輕顫。

 

  被進入時,他伸出雙臂擁住里斯的背,彷彿這樣抱著,就可以抓緊什麼。

里斯瞇起眼,身下的力道不減反增,每一下都重重撞擊頂弄摩擦阿修羅體內的那一點。

啊、不……嗚……嗯……」他抓著里斯的手臂,指尖深深陷入,幾乎快要不能承受滅頂般的快感。

 

「恨我吧,這世上再也沒有掛念你的人,從今以後,你的世界,只能有我。」男人的低語如咒言般蝕咬著殘破不堪的心靈,被迫著放棄什麼,被迫著順從什麼,被強行推入黑暗之中,注入的毒液滲入四肢百骸,明知張開的是惡魔的羽翼,卻軟弱的投入其中。

 

只要閉上眼睛,掩上耳朵,沉溺於編織出來的甜美快感中,就再也不會有痛苦,再也不會傷心難過。

 

嗯、啊……啊啊──」甜美又痛苦的呻吟溢出雙唇,阿修羅猛然弓起背,在里斯身下達到了高潮。

 

 

歡愛後的倦懶襲來,阿修羅的體力消耗太大,禁不住的睡著了,但並沒有熟睡,他可以感到里斯將自己抱進浴室清理,換上乾淨的睡衣,蓋上被子,輕柔的撫摸他的臉龐,與繾綣的吻……

 

和清醒時那種令人害怕的模樣都不一樣。

如同對待珍愛的情人般。

里斯這樣的人,也會愛人嗎?

 

無法再思考,他陷入沉沉的黑暗之中。

 

 

***

 

  「為什麼我好不容易搞定一個梅倫,又來個路德呢?」藍髮少女喝著新鮮現榨的果汁,眉頭糾結成好幾座小山。

  「老老實實當妳的大小姐,不就什麼煩惱都沒了,」傑多搶過她盤裡的小蛋糕,一口咬下。

 

  「為了我一統江山的大計,一定要想個辦法拉攏路德,絕不能讓他壞了我的計劃。」

  傑多用一種看神經病的眼神看著少女,還一統江山咧,他連吐槽都懶了,涼涼地說:「那妳得先跟他朝夕相處,好好瞭解一下他的喜好才行。」

 

  「不──」一想到從前梅倫打著服侍聖女之子的名義,名為服侍實則監視,吃飯梳頭出門散步幾乎都有他跟著的日子,她就覺得一陣胃痛,好不容易布朗寧的出現拯救了她,讓她順利把梅倫往外推順便收買成功。

  

這樣的戲碼還要來一遍嗎?她對疑似腹黑的人過敏啊啊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南宮 鏡華 的頭像
南宮 鏡華

三葵の采配

南宮 鏡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