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華夜香

  

  夜風如水涼,似有暗香來。

夏季的尾聲,捎帶秋天的寂寥徐徐而來,明明是那麼熾熱,滿園盛放的百花爭妍,卻止不住即將到來的秋意濃。

  「大人已久候多時了,您快請進吧。」侍者恭敬的道。

  沒多說什麼,少年抬腳邁了進去,在他經過時,一絲香氣翩然飛起。

  或許是經年累月浸染而成,他身上總是帶著淡淡的香氣,和寢殿內燃著的香氣截然不同,清新宜人,令人躁動的情緒得以平撫。  

 

  少年在床榻前跪下磕頭行了大禮,單薄的身子趴伏在地,紅色的袍襬在身後柔順的展開,低垂的容顏令人看不見他的神情。

  「起來吧,坐到我身邊來。」男子的聲音很輕,低沉的嗓音透著幾分無力,那是他力量耗竭的徵兆。

  少年依言坐到他身側,男人將他攬進懷裡,就像從前少年還幼小稚嫩時,他們曾經是那樣親密無間,指尖輕柔梳理少年的髮,然而這樣溫馨和睦的時刻,卻徒增空落的心愈加徬徨不安。

  無聲與緘默漫步於殿內,隨著香爐裡燃著的白煙悠然飄盪,或許過了很久,也或許沒有,男子停下了指尖的動作,抬起少年的下巴,狹長鳳眸裡的輕愁與少年漠然的神色形成對比,「香兒沒有話想對哥哥說嗎?」

  「我無話可說。」少年依舊淡然,與男子相似的眉眼,少了轉眼間勾魂攝魄的風流,多了幾分清俊秀逸的雅緻。

 

  「咳、咳──」一陣突來的激烈劇咳,在男子唇邊逼出一縷鮮血,在異常白晳的肌膚上紅的令人心驚。

  「哥!」漠然的面具終是動搖,那始於他血濃於水的親情,即便傷痕累累,身心俱疲,在被遺棄的時候,仍頻頻回首。

  「香兒……」男子的聲音像是嘆息,「你恨哥哥吧,帶著對我的恨,在那個人的羽翼下活著,直至我重生之日。」

  往昔天真爛漫的時光在指縫間流過,想要挽回,卻在眨眼間碎裂四散,人心的貪婪與欲望像一張巨網,困住所有的人,無從逃脫,緊密的絲網纏著他的四肢,繞著他的脖頸,他覺得氣息窒礙難行,「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呢?」

 

  少年的聲音帶了哭腔,有一度男子以為他會哭出來,但終究是忍住了,他伸出雙手捧住少年的雙頰,似乎用盡的力氣說著,「你是我的手足,是我的孩子,身上流著古老而尊貴的血,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令你退怯,帶著切齒的恨,將那恨化為毒,不惜一切,縱使遍體鱗傷,也要毀滅敵人。」他的目光如火熾熱,又似冰寒冷,他已被束縛的太久,沉鬱心淵的肅殺嗜血積聚壯大,在重重悲楚包圍之下混亂掙扎,銳利而不能抵擋的刺入少年的心底深處。

  「我不要這樣!」少年閉上眼,不願再看那雙滿溢悲切的鳳眸。

 男子卻不能放過他,他的聲音如魔鬼誘惑,令人顫慄卻不得抵阻,「從今往後再沒人守護你,你一身孑然無所寄託,柯克蘭不會是你的依靠,他只是一個拆散我們的劊子手,」自袖裡露出的一截手腕,蜿蜒著暗紅的血咒,彷彿深入骨髓,那咀咒令他衰敗虛弱不堪,顛倒狂亂的痛楚卻更加緊繫他的神魂,恨意洶湧直至九重,深落黃泉冥府,戰敗的屈辱,割地賠款的悲哀,他豐厚美麗的領地被異族人肆意分食摧殘,他的子民陷於火熱水深之中,他的身卻困在不見天日的牢籠,只能怔怔望著曾經強盛的帝國逐漸頹喪敗亡。

  少年在男子美麗的瞳仁深處看見如星閃耀的光芒,那是帶著鮮紅的,欲滅盡輪迴的濤天恨火,那目光刺骨冰寒,所有柔軟美好的真實,被黑暗深沉所吞噬,他閉上眼,眼角一滴晶瑩淚滴滑落。

  「我會照你意願活下去,直至重逢之時。」再睜開眼時,那淒婉的淚痕已不復在,只餘空乏的漠然。

  男子滿意的笑了。

 那一瞬間他忽然想起從前,一身紅衣的男子溫柔的笑容,沒有計算沒有絕望,三月春花滿城飛舞,有灣,菊還有勇洙,五個人一起的歡笑,夢消香斷,零落成泥碾作塵,還復一缽清淚。

 所有曾經柔軟細密的情意,被風沙束起,永遠的封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南宮 鏡華 的頭像
南宮 鏡華

三葵の采配

南宮 鏡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