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翼流年  雙飛無期

 

  卸下新潮時尚的衣裙,她換上繡著牡丹的粉色衣裝,長長的袍袖衣襬,有種古老歲月的風華,帶著斑駁的美麗,身後侍女為她簪上雕著流雲圖紋的金釵,她看著鏡子的自己,有些恍惚,已經多少年沒有這樣的裝扮過了?

 

***

 

「妳來了,不用客氣,坐。」男人一襲絳紅長袍曳地,烏黑的青絲隨意的以白玉簪子挽起,垂下幾綹在胸前,即使時代在進步,路上的人們也都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而不再著這種美麗卻稍嫌累贅的服飾,他仍是喜愛這樣的裝扮,這是他淵源流長的文化代表之一,任何異族的服飾都不足以取代。

他美麗的鳳眼望著她,帶著清淺的笑意,像夜露一般,在月光下透著一點清冷的光芒,那目光似乎飽含溫情卻又如鐵器般冰涼。

 

灣下意識抿了抿紅唇,那是她覺得苦惱時的小動作,或許連她自己本人都沒發現,王耀看了之後,笑意更深了。

他的灣兒不論何時都是這麼可愛,縱使在列強的手中傷痕累累,也毫不畏懼,這麼多年來,憑著堅強的意志一路度過無數危機,但只有在他面前會流露出這樣的神情,就像當年她還年幼時總是時刻跟在自己身後那般。

 

「找我有事嗎?」她的微笑依舊清麗動人,星眸裡刻意的疏離卻刺痛了王耀的眼。

揮手讓侍者退下,他優雅的端起茶盞淺啜一口,上揚的鳳眸掩去張狂的氣息,多了一點柔情,「哥哥想看看妹妹,需要什麼事來做為理由?」

  不置可否,她學他的動作,端起茶盞喝了一口上好的大紅袍,從母株上摘下來的,也虧他捨得,不喝多可惜。

 

  她已經不是從前那個只會無助的哭泣的孩子了,她一直在看著,看著這些操控掌握她的男人們,她學會從他們扭曲黑暗的瘋狂中汲取教訓,並且從中得到利益。

  灣看著王耀白晳而骨節分明的手,她知道那雙手之下,有著粗硬的繭,那是一雙殺人的手,能在悄聲無息之際讓人窒息,王耀笑的時候,鳳眸會微微的瞇起,黑瞳深邃如星,曾經那些人一個一個為了得到他不擇手段,世界為了他陷入了瘋狂,但他的笑是摻著蜜的毒,他有多美,他的心就有多狠,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從前是,以後也會是。

 

  她在無數的夜晚裡,思忖著自己有什麼籌碼可以對抗這樣的霸者,但縱使在腦海設想、演練過無數遍各種情況,真正面對他時,她仍是沒有辦法克制心底的輕顫。

  那是她既愛戀又怨恨的男人,他們的關係很微妙,是父女,兄妹,也是情人,現在或許還加上了一個敵人,儘管她不願意這樣定義他們之間的關係。

  「我的灣兒在想什麼,想得這樣入神。」不知何時,王耀已從對面的沙發移至她的身旁,溫熱的氣息吹拂在耳畔,讓人莫名的焦慮起來,粉色唇瓣再次微抿,王耀輕笑,修長的指撫上那柔軟粉唇,感覺到她的身子在瞬間變得緊繃。

  但也就那瞬間,隨即她的手撫上王耀的手,改以讓自己的粉頰輕輕磨蹭著他的掌心,「你的手好溫暖,北京的冬天總是這麼冷。」

  王耀稍稍使力,將她攬進懷中,沒有意外的,她柔順的依偎在他的胸前,一如從前的每個夜晚。

  此刻,他看不見她眼裡的憂愁掙扎迷惘眷戀,她也看不見他心中的怨憤苦澀淒楚疼惜,分別的時光太久,在他們之中劃下難以彌補的傷痕,並沒有誰刻意造成,只能說命運捉弄。

  

  他的吻像是歎息,溫柔卻又霸道,她閉上眼,乖巧順服,感覺蜻蜓點水的吻觸愈發濃烈深重,他的臂膀結實有力,將她牢牢禁錮在懷中,也將她的神魂鎖在他心裡,即使那裡寂寞荒蕪無邊黑暗,她仍舊如撲火飛蛾投身其中。

  廝磨啃咬糾纏,女子的低吟與男人的喘息交織,在華美的錦被上纏成一幅繾綣的圖畫,在滿溢悲切怨恨的重重堆疊中,愛情似乎存在又彷彿不需要,他的擁抱愈用力,她愈是難過。

  「不要哭,我的灣兒。」王耀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低沉沙啞。

  她多麼希望回到過去,她還是只屬於他一人的時候,無憂無慮的躺在他懷裡,全心全意的享受他的眷寵呵疼,他就是她全部的天,沒有戰爭,沒有背叛。

  為什麼那麼容易就鬆開握緊我的手?

  她流著淚,卻問不出口,無論什麼回答,都不能填補刻入她骨血裡的傷,他的臂膀再也不是守護她的羽翼,她相信他愛著她,但那愛意懇切之下飽含的掌控意味,又令她恨著他。

  「耀哥、耀哥……」任憑眼淚滿佈蒼白臉龐,她主動仰首吻上他濕潤的唇。

 

  「今晚就睡在這兒吧?」他看著她起身著裝,輕聲的道,那聲音低沉,帶著魅惑的慵懶。

  「不了,我明天還有別的事。」與他相似的美麗臉龐神情冷淡,剛才的柔弱淚流恍若一場幻夢。

  「妳昨天和阿爾見面了。」他走至身後為她梳理一頭長髮,手勁溫柔,情意纏綿,長長眼睫低垂,讓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嗯。」

  他自身後擁她入懷,「灣兒,我知道妳長大了,不喜歡哥哥管,但妳知道的,不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化身為盾守護妳。」

  她勾了下嘴角,眼底是淡淡的嘲諷,就不知是笑他還是笑自己,回頭給他一個吻,「我要走了。」

  他沒有阻止,只是讓部屬送她離去。

  她沒有轉身,所以沒有看見他眼裡愛與恨交織的瘋狂。

  她沒有轉身,所以他沒有看見她眼裡情與仇糾結的漠然。

 

  他們或許曾經相愛,但不曾相知,錯過相惜,終歸無奈,比翼流年,雙飛無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南宮 鏡華 的頭像
南宮 鏡華

三葵の采配

南宮 鏡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睡在書堆裡的貓❄
  • 很喜歡很喜歡鏡華的文筆,每個文字在筆著的手下感覺都變得閃閃發亮,文句中夾雜濃濃的那股情仇真的是讓人欲罷不能(成語錯X

    說穿了其實就是來勾搭的啦嗚嗚嗚
    很喜歡APH的配對,筆者的三篇都很喜歡XD
  • 啊啊,很抱歉這麼晚才回覆,久久才上這裡除一次草(喂
    平時比較常在噗浪出沒~
    謝謝妳喜歡我的文章(羞

    歡迎加好友哦~^^~

    南宮 鏡華 於 2014/09/11 22:51 回覆

  • linamy5668
  • 看得真難過。彼此都無法瞭解對方
    好難過 最愛這對cp了……T////T
    看的好糾結
  • 他們之糾結就如同我們現在跟對岸的情勢一樣啊(喂

    南宮 鏡華 於 2015/11/01 22: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