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息

 

 

亡者應該安息,而不是拖著空虛腐朽的靈魂肉體在塵世中,追逐著,早已歸於止息的一切。

 

停止流動的時間,即使重新睜開了雙眼也不會有所改變,那些埋藏中黃泉之下的黑暗氣息卻不曾離去,提醒著自己,不過是個殘破的行屍走肉。

 

  布列依斯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一旁的王子殿下呼吸平穩,一時之間讓人看不出是真睡熟了還是裝的,永夜的世界只有微弱的月光願意照拂,古魯瓦爾多蒼白而深刻的面容在淡色月光下彷彿玻璃般易碎。

  修長指尖撫上王子殿下,從精緻的眉眼,尖削的下巴,纖細的頸項,接著滑進衣領裡觸碰鎖骨,冷涼的觸感自掌下傳來,他卻覺得欲罷不能,混亂不全的破碎記憶在腦海裡翻騰,遺失的過去拼湊不出光明與希望,唯有這一抹黑色身影,如絲線纏住破敗的心靈。

 

  低頭吻上淡色的唇瓣,一如想像中般冰冷,黑暗的王子,眼神是冷的,心是冷的,身體是冷的,吐出的氣息也是冷的,帶著一絲冷香,布列依斯在此刻卻覺得有些熱。

  伸手解開王子殿下襯衣的扣子,露出大半白晳光滑的胸口,布列依斯低頭吻了上去,粉色印記自頸項蜿蜒至胸口,在他慢條斯理將手探進褲子裡時,王子殿下終於睜開了雙眼,「你鬧夠了嗎?我很累了。」

  「那您可以繼續睡。」聳肩,他以為依王子殿下的個性,會更早些醒來的,讓他自我解釋的話,他會想成這是王子殿下對自己的縱容。

  古魯瓦爾多真的是疲累至極,從黑暗中的長眠醒來後,他一直處於怎樣也睡不飽的狀態,聖女之子將他從死亡的沉睡中喚醒,但或許無法將他全部的神魄全部喚醒,遺留了大半在黃泉黑暗的世界。

  布列依斯銀色長髮親暱的垂落在他頰畔、頸側、臂膀旁,搔弄的他有些癢,古魯瓦爾多皺眉,試圖避開那些煩人的髮絲,纖細頸項轉動時彎成美麗的弧度,布列依斯順勢吻了上去,溼熱的觸感讓一向冷淡的王子殿下泛起難以言喻的顫慄感,「喂,你!」

  「生氣了?」布列依斯笑得不懷好意,十分可惡,古魯瓦爾多卻在他透明的瞳仁裡看見自己的倒影,兩人那樣的貼近,就好像只有彼此………

  嬌貴的王子殿下或許曾經殺生無數滿手鮮血,但從來沒有陷入這樣的困境過,布列依斯滿意地看著身下的人手足無措的模樣,接著一個揚手,將王子殿下昂貴的襯衣撕裂,裂帛的聲音在寂靜夜晚裡撕心裂肺的響起,古魯瓦爾多這才回過神來,「不要鬧了,還沒玩夠嗎?」

 

  總是這樣的,從一開始就是如此,冷淡的王子,孤傲的王子,沉默的王子,不論自己做了什麼過份的事,似乎都能夠容忍,沒有人想要接近不祥的王子,被眾人孤立害怕排斥的王子,只有自己願意擁抱他,或許是貪戀一點溫暖,王子殿下從來沒有拒絕過他的任何要求。

  眼前的人已經不復從前的記憶,卻一樣百般容忍自己,布列依斯低下頭,在古魯瓦耳多耳邊低聲輕語:「我想要吻你。」

彷彿被制約般,王子的身子一僵,鮮紅的眼對上紫色的朣仁,古魯瓦爾多只能愣愣的看著布列依斯的臉龐愈來愈靠近自己,當溫熱的氣息侵入口中時,他順從的閉上了雙眼。

輕柔的吮噬舔咬,布列依斯纏綿的吻讓王子殿下完全喪失思考能力,敏感的腰側被人緩緩摩娑著,「唔……」

布列依斯著迷的看著逐漸被情慾操控的王子殿下,柔軟的四肢在自己身下伸展著,某方面比孩子還要單純的王子殿下,大概不知道自己等下會受到怎樣的對待吧?

「啊!」被進入時,古魯瓦爾多痛得眼淚都掉出來了,他不明白布列依斯為什麼要對自己做這種事,從結合處傳來的灼熱感讓他感到焦慮,因為太痛,所以修長的腿圈上始作俑者的腰,但似乎只是讓壓在身上的男人更加興奮,「喂……你…….慢點……」求饒的聲音,低啞中透著綿軟的泣音。

帶著毀滅的瘋狂的深吻佔據王子殿下的氣息,古魯瓦爾多在幾近窒息,大腦一片渾沌時,聽見男人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痛嗎?痛的話就喊我的名字。」

  「布列…….依斯……」宛轉動人的低泣,帶著纏綿的尾音,古魯瓦爾多擁緊布列依斯,不論多麼的痛,不論多麼的不溫柔,他也不願意放開此刻的溫暖。

 

  倦極的王子殿下在他的懷裡沉沉睡去,一如過去的模樣,但確實是不一樣了,踏著死亡的腳步自地底深處歸來,等著他們的是什麼,是希望或者是更深的絕望?

 

那些關於死亡的,已經失去的,不復尋回,唯有此刻的相擁,是真實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南宮 鏡華 的頭像
南宮 鏡華

三葵の采配

南宮 鏡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