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角色OOC,微D/S向

 

 

obey orders

 

 

金泰亨將水龍頭扭開到最大,激劇的水流爭先恐後的噴湧而出製造了吵雜的聲響,他低下頭將自己沉入水面之下,直到近乎窒息才不得不放過自己,他的心跳彷彿還沒跳脫方才的險境,依舊失速的鼓譟著。

 

  他抬起頭看著鏡中的自己,滴答落下的水珠沿著髮絲沾附在睫羽上,襯著他發紅的雙眼宛如正在哭泣一般。

 

 

 真是狼狽啊,他自嘲的勾起唇角。

 

 

  金泰亨走出浴室時,朴智旻正在斜倚在床頭,他的雙目緊閉,偏著的頭讓白晳的頸側拉出一道漂亮的線條。

 

  

他還在自己身邊,哪裡都沒有去。

 

 

金泰亨抬起手來到朴智旻的頰邊,像是想要觸碰他,但又遲疑著不敢靠近,他的指尖停留在空中,以肉眼無法看見的幅度顫抖著。

 

朴智旻卻在此時睜開了眼,他盯著金泰亨急忙收回身後的手,微挑了眉,看著對方猶豫躊躇的模樣,「你在害怕嗎?」

 

「我不應該害怕嗎?你差點就要死了,」金泰亨倍感暴躁的低吼著,他的聲音嘶啞,帶著壓抑的痛苦和憤怒。

 

「我以為我死了你會開心點,這樣你就可以解脫了,」朴智旻勾起戲謔的微笑。

 

「該死的我才不會讓你死掉!」金泰亨往前踏了一步,但又在朴智旻的逼視下退回原位,他的手緊握成拳,指甲深陷掌心幾乎要掐出血痕。

 

「你是在發脾氣嗎?」相對於金泰亨高漲起伏的情緒,朴智旻則冷淡許多,他翻了個身,側躺著以手托腮面對金泰亨。

 

 

他要生氣了嗎?

 

他要對我感到失望了嗎?

 

 

「不是的,」金泰亨焦慮了起來,臉上流露出的是近乎無措的徬徨,他撲跪至朴智旻面前用雙手抓握住對方的手湊到頰邊,那掌心散發的熱意像是他置身於冰雪中唯一所能感受到的溫暖,「不是的,我、我只是……」他急切的想要解釋什麼,卻又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對不起,是我太沒用了。

請原諒我,不會再有下次了。

 

 

拜託不要丟下我。

 

 

不管哪一種似乎都不是最好的,也許朴智旻就等著看自己的笑話吧,也或許會從此就扔下自己,他很明白有許多人可以替代他的位置,他對於朴智旻並非獨一無二的存在。

 

可是他一直都很聽話,朴智旻也一直都最喜歡自己的,他有些委屈的想著。

 

 

金泰亨幾次張口都沒能擠出什麼話語,於是他又抿緊唇,他甚至不敢看朴智旻現在臉上是什麼神情,他想現在最好保持緘默,他今天的失誤已經夠多了。

 

 

看著對方沉鬱的臉龐,全世界大概不會有比他更瞭解那張面具下的一切真相,朴智旻很清楚此刻在那之下自責的負疚與犯錯的慌亂交織錯雜的心情,那是多麼飽受折磨而懊悔不已啊,這樣的金泰亨可愛的幾近令人憐愛。

 

今天如果不是金泰亨動作夠快,也許他真的會死在對手的槍下。

 

 

對於心愛的寵物適時的給點糖吃是必要的。

 

 

「你做的很好,你救了我,」朴智旻輕柔的嗓音像是毒藥,輕易的就能令金泰亨沉溺於黑暗而不得自拔,他抬起另一手撫摸對方的後腦勺,以指尖輕輕撥弄著那頭柔軟的髮絲,揉按著頸部繃緊的肌肉,「想要獎勵嗎?」他將金泰亨按向自己,傾身以鼻尖輕暱的蹭著金泰亨的髮頂。

 

 

獎勵。

 

 

金泰亨緩緩抬起頭看著朴智旻一如既往的溫柔笑臉,對方身上的香氣刺激著他的嗅覺,制約般的字眼讓他不自覺的咬著下唇,腦海裡閃過的是朴智旻在他身下低吟的模樣,「我可以嗎?」他的眼裡迸出期待與愉悅的光采。

 

 

簡直像是搖著尾巴討好著主人的狗一樣。

 

 

朴智旻輕笑著往後仰躺,讓金泰亨爬到自己身上。

 

 

「在拿取獎勵之前,要先好好取悅我才是乖孩子哦,」朴智旻雙手擁著金泰亨,輕軟的嗓音消失在急切落下的親吻之中。

 

金泰亨的吻有些粗暴,內心的焦渴讓他瘋狂地想要朴智旻,為著填補那份遲遲無法消褪的恐懼,他需要朴智旻的體溫和懷抱來證明自己存在的必要和價值,他知道這樣程度的疼痛朴智旻是可以接受的,畢竟他操弄他時的不適遠比唇齒的碰撞要來的厲害,但對方濕潤緊熱的軟穴依舊會溫柔的包裹他,嘴裡也會發出好聽的呻吟。

 

 

朴智旻在床上對他的耐心和包容遠比其它時候要來的多。

 

 

並沒有制止金泰亨有些狂烈的侵略,朴智旻張口任對方的唇舌進入,他的舌尖不時撥弄、勾捲著金泰亨的,並且適時的壓制他過激的舔弄進犯,慢慢引導著他配合自己的步調,原本環在他頸項的雙手也改為一手上下來回撫摸著金泰亨的背,另一手則穿入他的髮間輕柔梳理著。

 

朴智旻奪過親吻的主導權,步調慵懶而纏綿,直到金泰亨狂躁的情緒逐漸趨於和緩,然後他側過頭,唇瓣輕咬著對方的耳骨,用津液濕潤軟嫩的耳垂,他可以感受到掌下金泰亨的背部肌肉再次繃緊,他的手滑進兩人緊貼的身軀之間,摸上金泰亨鼓起的胯間,在對方耳畔吐息,「這麼容易就興奮了,這樣不行哦……

 

 

「嗚……」金泰亨手撐在床側咬唇忍受著朴智旻的玩弄,一絲難耐的悶哼自鼻尖竄出,從身體深處湧出的愉悅幾乎要奪取他的神智,除去生理上的快感,更多的是『朴智旻正在撫慰他』這件事情本身就能帶給他無上滿足。

 

溫熱的指掌隔著織物不停揉弄發燙的欲望,朴智旻在金泰亨呻吟著埋首在自己頸窩時親吻他已然汗濕的髮鬢,「泰亨舒服嗎?」

 

「嗯、舒服……」金泰亨的腦袋動了動,舔舔發乾的嘴唇,他又想要吻朴智旻了,當他撐起身體想要碰觸那片淡粉色的唇時,白晳的指尖點上他的唇阻止了他。

 

朴智旻撤回了手,欣賞著金泰亨眼中因為得不到一閃而逝的氣惱與渴望,他抬起腳用膝蓋磨蹭金泰亨的腰側,「你現在應該做什麼呢?」

 

雖然很希望繼續下去,但如果他先射了朴智旻會不開心的,他順從的趴伏到對著他張開的雙腿間,在對方沒有反對的情況下將手探進他的褲子裡,男人的欲望還沒有反應,這點讓金泰亨感到有點失落。

 

他輕巧的撫摸著,概括朴智旻的形狀,他不敢急於擼動它,只是順著上頭的紋路用掌心和手指揉按著,他遲疑地以眼神詢問朴智旻。

 

「舔吧。」

 

得到應允的金泰亨,宛如得到玩具的孩子般開心,他拉下朴智旻的長褲然後伏下身將他的東西小心翼翼的含進嘴裡,先是在冠狀的部份用舌頭沾濕,接著再沿著頂端一路往下描繪他的輪廓,他可以聽到朴智旻開始發出情動的淺淺低吟,這比什麼都讓他更能感到興奮,他舔掉不斷冒出的前液,開始上下吞吐著。

 

「嗯……」朴智旻按著金泰亨的頭,挺動著下身將自己更深的送進對方的嘴裡,並且不吝於用他的喘息聲來鼓勵金泰亨,一直以來這都有很好的效果。

 

金泰亨唇舌並用的吸吮著朴智旻,用口腔內側擠壓著柱體,同時不忘用手照顧一旁的囊袋,熱燙的性器在他口中漲大,他必須避免牙齒磕疼對方,這並不好受,但他仍竭力的服侍著,直到朴智旻噴發在他嘴裡。

 

 

他將朴智旻的東西盡數吞下,舔了舔沾附在唇邊的白濁,然後他將對方的腿更加分開,將他的褲子全數褪去,自大腿內側開始一路往下,落下點點細吻,他低下頭將唇貼在細白的腳背上輾轉廝磨,又順著足踝往上,拖曳著一道濕漉漉的印子。

 

「泰亨……

 

金泰亨在朴智旻對自己張開手臂時回到他的胸懷裡,他埋首將挺立的紅果含入口中,粗糙的舌面繞著著脆弱的紅豔磨弄打轉,在將指尖送入那隱密的穴口時,他感到朴智旻扯緊了自己的頭髮,抬頭仔細注視著對方的神情,「智旻覺得疼嗎?」

 

沒有回答對方,朴智旻半瞇著眼,情欲催動著他的眸光似有波芒閃耀,他彎曲著腿,用腳尖抵著金泰亨腿間的欲望,「硬成這樣了,很難受嗎?」

 

金泰亨抽了口氣,「你」真他媽的很惡劣,「廢話……我可是個功能正常的男人。」

 

「哦?」朴智旻掛著惡意的笑,並且腳下還火上澆油的輾壓轉動著,「你今天特別暴躁呢,不想要禮物了嗎?」

 

「什什麼?」金泰亨覺得自己快要被弄瘋了,他必須咬著唇藉由那些微的疼痛才能令自己聽清楚對方在說什麼。

 

「今天可以讓你射在裡面哦,」他偏著頭微笑,天真又媚惑,「不想要嗎?」

 

金泰亨覺得自己已經硬到發疼的地步。

 

瘋狂的想要。

 

智旻……求你……」他半跪著用濕潤的目光看著朴智旻,露出乞求的姿態。

 

朴智旻拉過金泰亨,以一種令人屏息的緩慢速度為他除去身上的織物,在他的鎖骨上留下幾個紅印,親吻對方的同時用雙腿夾住他的腰,他握住那早已脹硬到不行的莖體抵上自己的穴口並且微幅的摩擦著,他伸出舌勾勒著金泰亨的唇線,在那發顫的唇畔清淺的吐息,「嗯……再多說一點啊。」

 

金泰亨口乾舌躁的任朴智旻為所欲為,他的心跳飛快,叫囂的慾火燒得他渾身發疼,對方軟熱的穴口在觸碰到性器時便自動一張一合的吸附著頂端,他幾乎用盡全身力氣才能克制自己不顧一切頂進去的衝動。

 

「求你允許我……」他喘息著,揪著床單的指節用力到泛白。

 

「泰亨今天真可愛,」朴智旻又笑了,他重新躺下,以著無比魅惑的神情與姿態將金泰亨納入自己體內。

 

「嗯……」進入與被進入的飽脹和舒暢令兩人都發出滿足的嘆息。

 

金泰亨握著朴智旻的腰狠狠衝進甬道,他擺動著腰,又快又猛,一下又一下地頂弄著最能讓對方舒服的地方,像是要在對方體內掀起波瀾,肌膚撞擊的淫靡水聲和著朴智旻婉轉呻吟彷若強力的催情藥劑刺激著他欲望愈發高漲。

 

智旻…….智旻……」巨大的快感沿著脊髓在體內來回衝擊,在大腦中迸裂,金泰亨不停呼喚著操控他一切的名字。

 

又軟又熱的內壁滑膩膩的,隨著硬物的搗弄將他迎進深處纏裹環繞,貪婪的收縮並且絞緊,金泰亨將朴智旻的腿更加分開,讓他一腿搭上自己的肩,這樣的姿勢可以頂到平時不易碰到的地方,他淺淺的抽出再猛力的捅入,不停反覆刺激對方的敏感處,他著迷的看著朴智旻雙唇微啟,在他每次插入時吐出帶著鼻音的軟糯泣音。

 

 

只有這種時候金泰亨會覺得自己是擁有朴智旻的。

 

 

彷彿他們是真正相愛的戀人似的。

 

 

朴智旻仰起頭承受著金泰亨暴風般的攻勢,他的手箝著金泰亨的肩膀,指甲劃破了那裡的皮肉,在對方灼熱的注視下將沾在指尖的血珠含入口中,得到了更加狂亂的佔有。

 

 

「我愛你、我愛你……

 

 

他們一同達到高潮,金泰亨抱著朴智旻射入他的體內,既痛苦又歡愉。

 

 

朴智旻抱著金泰亨倒在自己身上的身軀,親吻他滿佈薄汗的額頭,帶著微鹹的滋味,有一點溫柔,有一點苦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南宮 鏡華 的頭像
南宮 鏡華

三葵の采配

南宮 鏡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