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ste the flesh 
CP:防彈少年團 金泰亨x朴智旻

 

今天的行程他們來到首爾近郊的一棟別墅為雜誌拍攝封面與內頁,當朴智旻換好衣裝時,金泰亨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視線。

 

那人敞開的衣襟領口停在令人焦慮的鎖骨下三寸,皮製的頸圈纏繞住細緻的頸部,約束著皮下跳動的血管,勾勒著眼線的狹長雙眼,在他微微瞇起時,透著不經意的禁欲感,卻又全然的媚惑。

 

那既非男子陽剛的帥氣也非女性嬌柔的甜美,但卻在他身上同時揉雜出無法界定的美。

 

勾勒出一個不受世俗所綑綁、不被規則所設限的,獨一無二的朴智旻。

 

***

 

結束一天的工作後,甫一回到宿舍房間,朴智旻就倒在床上不想動彈,但金泰亨因為腦海裡的綺思,不但沒有疲態,反而更顯精神。

 

「智旻啊,我想要……」金泰亨欺身跨上朴智旻的床。

 

一整天的行程下來,雖然是拍攝工作,並不如舞台表演那般耗費體力,朴智旻仍是有些倦了,但他沒有拒絕金泰亨,他放任金泰亨爬上自己的雙腿間,並向上挪動身體好挨著床頭,在他吻上自己時,張開雙臂擁住對方。

 

金泰亨解開朴智旻的衣服,纖細的脖頸套著造型簡約的皮環,隨著衣衫的脫落,朴智旻的軀體因為室內的燈光而更顯蒼白,黑的項圈與白的肌膚,對比的色調在視覺神經烙下無可抗拒的誘惑,朴智旻下頜仰起時的線條形成一道緩坡,他低下頭吮吻,舌尖輕柔的磨弄與啃咬,感受那片滑膩的肌膚與埋藏底下脆弱血管的顫動。

 

既折磨又愉悅。

 

「這個不幫我解開嗎?」朴智旻手抵在金泰亨胸前稍稍拉開兩人的距離,皺眉扯著皮環,戴了一天,他覺得很不自在。

 

「可是我想看你戴著跟我做,」金泰亨露出再無辜不過的眼神,唇上卻掛著邪肆的笑意,「智旻戴著那個很美啊。」

 

……」朴智旻這下明白為什麼金泰亨今天這麼有興致了。

 

拉開扑智旻的雙手,金泰亨順勢的往下吻去,在朴智旻的胸前留下一道道的紅印,最後來到下身,他用牙齒咬開扣環,然後再慢條斯理地扯開拉鍊。

 

對於金泰亨的唇齒如此靈活朴智旻也算是開眼界了,他覺得有些難為情又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只能咬緊唇盡量不要發出太尷尬的聲音。

 

金泰亨可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他將朴智旻的底褲完全褪下,帶著戲謔的眼神直白而毫不避諱的掃視著,伸手握住對方已經半勃的器官,輕輕揉搓著,「智旻已經有反應了呢……

 

想要合上腿又被迫打開的姿勢實在太煎熬了,對於要在另一個男人面前張開雙腿是朴智旻一生都需要克服的難題,「你、啊、」朴智旻還來不及把話說完,金泰亨已經低下頭將他的欲望含入口中。

 

金泰亨說不上自己究竟喜不喜歡這樣的行為,但他喜歡看朴智旻動情的模樣,。

 

他的一切愉悅感官,由自己給予的模樣。

 

為了能夠取悅愛人,他願意付出超乎想像的一切。

 

以近乎虔誠的姿態,金泰亨吞吐著對方的柱體,一手壓揉著旁邊的囊袋,舌尖不停的在尖端的孔上擠弄著。

脆弱的部份被男人用唇舌愛撫著,粗糙的舌面上下捲動刺激著感官,不斷堆疊累積的快感拍擊著朴智旻的理智,他一手揪緊身下的床單,另一隻手按著金泰亨的頭,不知道該用力還是推開,維持張開姿勢的雙腿輕蹭著床被。

 

「吶,智旻可以射進我的嘴裡哦,」知道對方就快到了,金泰亨帶著笑意的聲音低啞而含糊地從下方傳來。

 

「啊嗯……」熱意與快感叫囂著沖上頂端,朴智旻瞇著眼弓起身體,哽咽地釋放在金泰亨嘴裡。

 

經過方才的一團混亂,原本半解的襯衫已經滑至手臂,金泰亨將他身上的衣衫全數脫下,僅餘那圈皮環依舊制約著朴智旻,他伸手扯弄附於其上的環扣,「這樣會痛嗎?」

 

環帶收束帶來的緊縛感讓朴智旻漲紅了臉,他拍打著金泰亨的手臂,「呀!廢話,難過死了,快放開、唔嗯……」金泰亨突然將沾著精液的指尖送入朴智旻的甬道,並且在朴智旻忙著注意被玩弄的項圈時再送入第二指。

 

朴智旻對於金泰亨的攻勢實在有些應接不暇,他有些自暴自棄的任金泰亨擺弄自己的身體。

 

金泰亨為了讓朴智旻舒服點,將他往下一帶,讓他整個躺平在床上,並且貼心地在頭部和腰間墊了軟枕。

指尖按壓、翻動刺激著窄穴裡的敏感處,為了讓朴智旻能夠放鬆,他重新撫上對方剛才已經發洩過一次的器官。

 

……夠了泰亨……」在這些事情上金泰亨出乎意外的有耐心,朴智旻知道忍耐的過程並不好受,「可以了…….」朴智旻低喘著,他的聲音因為情慾和躁亂而顯得綿軟無力。

 

也許金泰亨就是享受折磨自己的過程,朴智旻昏沉的想。

 

「你自己說的哦,等下喊疼我可不會停,」金泰亨俯下身吻了他的唇角,然後挪動身體,終於讓自己挺進朴智旻的體內。

「嗚……」進入與被進入的快樂遠大於疼痛,壓仰的氣音自喉間被擠出,朴智旻深呼吸著讓自己適應被異物侵入的飽脹感。

 

金泰亨扣住朴智旻的十指,壓在他的身體兩側,開始擺動起腰,冠狀的部份先淺淺的進入然後又退出──不完全退出,接著再多推進一些部份,如此反覆數次後,他才開始規律的頂弄起來。

每一下的進入都撞擊在令人瘋狂的點上,朴智旻的喘息變得更加急促而破碎,帶著求饒的哭咽聲,生理性的淚水因為歡愉而聚集在眼角,他的雙頰因為過激的情事泛出粉色,綿軟的低吟從微張的唇流淌而出。

 

金泰亨著迷地看著這樣的朴智旻,覺得無與倫比的美麗。

 

並且這樣的美只有他能擁有。

 

傾身狠狠含住那雙被水澤浸潤過的唇瓣,他抬高朴智旻的左腿讓他勾上自己腰間,好讓他們的身體能夠更加緊密的貼合,也讓他能夠更深的插入,「你喜歡這裡嗎?」對方嗚咽似的呻吟對他而言是美好的鼓勵。

 

輕柔的細吻遍在他汗濕的臉頰,帶著水氣的目光抬起望進金泰亨眼裡,他張開唇舔舔嘴角,無聲的向金泰亨索吻,猛烈而焦灼的吻觸就落了下來,下身被貫穿的雍塞感和離去的空洞感不停交替,朴智旻收緊兩人另一邊尚交握著的手指,眉頭緊蹙,由身體深處滿溢出的熱意欲藉由聲道發洩而出時就這樣被金泰亨的唇封住。

 

感受到身下的肌肉繃緊,金泰亨知道他快要到了,他咬著對方通紅的耳垂,伸手按住了對方滲出透明液體的鈴口,「不可以哦,我們要一起。」

 

這種事怎麼可能等?朴智旻低喘著用另一隻沒被握住的手搥打金泰亨,「不要……快放開……

 

「那智旻叫我主人吧,請求我的允許,」金泰亨故意慢了下來,口中吐出早已盤算多時的要求,並且不再朝著朴智旻的敏感處頂弄,只是淺淺的撞著旁邊的不痛不癢之處。

「什麼?我、嗯、才不要,你快點……」被延緩的快感變成了磨人的折磨,明明是燒灼的渴望卻遲遲無法被精準的撫慰,欲滿未滿的快感無力的在四肢流竄著,朴智旻暈脹的腦子讓他提不起任何力氣來抵抗金泰亨。

 

「你就叫一聲嘛,我想要聽,你快點叫,」金泰亨復又開始猛力撞了起來,拇指和食指掐著他的要害,令人既痛苦又歡愉。

「啊啊、」朴智旻覺得自己要瘋了,他辛苦工作回家還得被這樣折騰,偏偏金泰亨還一付他不順從就誓不罷休的架勢,揪扯著神經的快感幾欲令人發狂,「啊嗯、主人,請請讓我……

 

不行,他實在說不出口了!朴智旻描繪著眼線的雙目氣憤的瞪著金泰亨,緊閉著唇,說什麼也不願意再發出一點聲音。

 

這樣的神情在他被自己操得手腳虛軟時實在沒有什麼殺傷力,金泰亨因著那句主人更加興奮,雖然想要更多,但鬧得太過火讓朴智旻真的生氣了可是會得不償失,「智旻乖乖哦,你想要什麼我都會給你哦,」他加快速度,更加放肆地衝撞著,在朴智旻哽咽著高潮時,他也隨之釋放在他體內。

 

金泰亨沒有立即退出朴智旻體內,他趴在朴智旻身上將頭埋進對方的頸窩蹭了蹭,間或咬吻他的下巴數下又窩回去,雙手緊緊抱著他的腰,感受著對方由快漸趨和緩的心跳脈動。

餘韻如泉水般徐徐漫上來,朴智旻擁著金泰亨,一根手指都不想動了,腦子裡不斷地思索自己是被下了什麼蠱才會這般容忍金泰亨的所有舉止。

 

金泰亨又磨蹭了一會,才發現朴智旻早已不堪勞累沉沉睡去了,他起身將朴智旻抱進浴室,「智旻還沒卸妝呢,沒關係,我會幫你從頭到腳都洗乾淨……

 

 

「呀、金泰亨你的手在幹嘛──」朴智旻被驚醒的聲音從掩上的門板後悶悶的傳來。

 

 

如此看來明天也會是美好的一天吧。


***

為了95我也是滿拚的....

為了慶祝最近金泰亨表現良好

和小雞粉紅滿滿

所以我就潦下去了r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南宮 鏡華 的頭像
南宮 鏡華

三葵の采配

南宮 鏡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