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團體 防彈少年團(BTS) 同人創作

CP:金泰亨x朴智旻 (V / Jimin)

末日AU

喪屍類型是像電影末日Z戰那樣的

為了有歐美風,角色以英文名寫


***


The end of the world

 

他曾想像世界末日應該有的模樣,只是沒想過它來得這般措手不及,並且自己必須與這個腐朽不堪的世界一起苟延殘喘。

 

Jimin快跳啊!」一聲氣急敗壞的怒吼將他的思緒扯回現實,頹傾的大樓滿佈鐵鏽的門正因為被瘋狂拍擊而發出巨大聲響。

 

Jimin看了眼那扇搖搖欲墜的門,對面的人似乎還在大喊著什麼,但他沒有心思理會。

 

狂亂的風在耳邊颯颯作響。

 

年久失修的門鎖經不起如此重擊,終於呯地應聲倒下,被生人氣息所刺激的活死人們蜂湧而入,如海浪般朝他襲來。

 

拉緊扣環上的鋼索,在那些怪物撲上他之咬緊牙根一躍而下,朝著彼端滑行。

他想他本來沒這麼懼高,而現在他開始恨起逼他發現這一點的傢伙。

 

基於身為一個男子漢的尊嚴,當然不能尖叫,尤其害他這麼狼狽的兇手就在對面看著。

 

「啊啊啊啊啊你快讓開——」然而對方只是笑意盈盈的朝他張開臂膀,於是他就這麼失速而慌亂的撞進對方的懷裡,並且因著牛頓第一定律而雙雙倒落在髒亂不堪的地板上。

 

結果他還是尖叫了

 

「下次你再叫我幹這種事,我一定會殺了你,」Jimin趴在V的身上憤恨地說。

 

「你捨不得的,」V揉揉Jimin因為驚慌逃命而略微凌亂的頭髮,咧嘴笑了笑,接著他握住Jimin的手臂,「嘿、這裡不安全,我們得快點離開。」

 

他們驅車回到臨時據點後,V將厚重的窗簾重新釘好才點上夜燈,這樣的光源足以讓他們視物又不至於引來那些喪屍。

 

他開始收拾著兩人的行李,「那裡開始出現喪屍了,找不到食物後,牠們很快就會往這裡“遷徙”,我們必須再找新的據點……Jimin?」

 

Jimin躺在床上,一雙眼盯著昏黃的燈源瞧著,似乎沒有聽進V在說些什麼。

V坐到他的身側,伸手遮住他眼,「別這樣盯著燈,對眼睛不好。」他的聲音很輕,在靜謐的空間卻又如此清晰。

 

Jimin的手覆上V的手背、輕輕的將他挪至頰邊,指尖細細摩娑著對方掌心因為勞作而生出的繭。

 

「累了的話睡一會吧?」V垂眸看著兩人的手,翻手施了點力扣緊了Jimin的十指。

Jimin搖搖頭,他抽出被扣著的手,坐起身,「一起整理吧,這樣會快一些。」




自從遇見V以來,Jimin已經很久不曾像今晚這樣失眠了。

 

V睡覺時總喜歡抱著Jimin,手腳並用的箝著他,幾乎讓他不得動彈,一開始Jimin很不能習慣,為了這件事兩人還吵了好幾次,但現在這已經不構成他失眠的原因。

 

或許如今離不開對方的是自己,他想。

 

牆上的時鐘依舊恪忠職守的運行,不管世界變得如何殘破,時間流逝的腳步不曾停止,而活著的人們總要想辦法活下去。




自疫情爆發以來,他們所處的世界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陷落。

黑暗從四面八方伸出它的觸手,將一切存活於光明之下的生物趕盡殺絕。

 

然而死亡卻不是終點。

 

應當安息的亡者,自黃泉地底歸來,渴望著大啖血肉,生者則以存活為由,行悖逆良心之事。




當疫情剛開始傳出時,政府與軍方尚有資源餘裕,他們試圖將未受感染的群眾遷移至乾淨安全的地方避難,Jimin很幸運的是其中一員,他們遠渡重洋到了完全陌生的土地開始新的生活。

 

然而如同太陽會東昇,黑夜終究也會到來。

疫情還是擴散開來了,他的家人、朋友在轉瞬間就成了吃人的怪物。

 

他拚命地逃,像是要甩開噩夢般的跑著,心跳快得仿佛下一秒就會衝破胸口,他想要尖叫,他想要大哭,他想要問為什麼,但他只能瘋狂的跑,直到他的雙腿再也跑不動為止。

 

人們如同被圈養的牲畜般宰割,生命消逝前的淒厲號叫不斷地刺激著Jimin的耳膜,遠處響起了槍聲,那代表真正的死亡到來,卻無法壓制失控的疫情,雜亂的聲響依舊不停地持續。

 

他躲在一個無人的鐵皮屋渾渾噩噩的過了一整天,直到飢餓的感覺燒灼著他的胃,他處於當機的腦袋才開始運轉,他扶著牆慢慢站了起來,找尋著是否有食物飲水,而結果令人失望。

 

他拿起置放於木櫃旁的球棒,覺得這是這間貧乏的倉庫所能提供最像武器的一樣東西。

他小心翼翼地移動到門邊,原本乒乓作響的外頭,此時也都靜了下來。

 

他握緊手中的木棍,打開一絲門縫。

 

什麼都沒有。

 

腐敗的氣息壓迫著新鮮空氣的存在,路面一片狼藉,屍體滿佈,他們的面容猙獰,眼神空洞,肢體扭曲成奇異的角度,肌膚浮著青紫色的屍斑,皮下血管突起,像是死前耗盡力氣來挽回什麼。

 

但事實上這些人早在被槍射殺前就已死去,失去靈魂的軀殼被病毒所侵蝕,反過來吞噬這個世界。

 

Jimin不敢再多看一眼,他朝附近的便利商店跑去。



他屏息繞過那個趴在收銀台上的應當是店員的殘軀,抓過一把袋子準備來裝些生活必品,正當一切都很順利的進行時,門外居然有沒死透的喪屍衝破玻璃朝他撲來。

 

「呀啊啊啊啊啊——」球棒遺落在收銀台,他連忙朝另一邊跑去,卻在轉角處撞到某個溫熱的物體。

 

『呯——

真實的槍響在耳畔響起又落下。

 

「我以為都清完了,沒想到還有漏網之魚,」這次是屬於男性的低沉嗓音。

 

Jimin以為對方會殺了他,為了日後必然的糧食……或之類的各種問題。

然而往後的日子不管遇上什麼樣的困境,V也不曾放開握住他的手。



V有數量驚人的槍械和火藥,據V自己本人的說法是他初時曾跟著一些傭兵生活過,從他們身上學到了不少,當時資源尚未吃緊,他趁機藏了不少。

 

M4卡賓槍,可以搭配榴彈發射器使用,拆卸相當方便,喪屍數量大時,進行大範圍清理效果很好,這款步槍是各國軍警的標準配備,彈藥的補充相對容易,」V將背帶替Jimin掛上,「理論上應該要匍匐在地比較好,但喪屍是不會等你慢慢瞄準的,」V站到Jimin的後方,扶著他的手為他調整姿勢,「槍托抵緊肩窩,右手扣扳機,左手握槍桿,眼睛盯著夜視鏡……對,就是現在。」

 

裝了消音器的槍枝發出微弱的聲響,遠方的影子同步倒下。

 

Jimin放下槍,覺得右肩窩處隱隱作痛。

 

「你會冷嗎?你的手好冰,」V由後頭環住他,雙手攏住他的搓著,暖意從乾爽而溫熱的掌心一點一滴地透進他的皮膚裡。

Jimin放任自己往後靠在V的懷裡,遠方的夜空不再有人造的光源,星芒此刻卻閃耀得諷刺。



Jimin學習的很快,V一直以為他會哭,事實上Jimin好幾次都要哭了,但他想自己是沒有資格哭的,比起那些死狀悽慘靈魂遭受褻瀆的人們,心臟還能持續跳動的他應該感謝上蒼。

 

即便他其實沒有很想活下去。

 

VJimin分享一切,教導他一切,所有的一切,毫無保留的。

 

V甚至為了Jimin殺人

活生生的人。

 

受到感染的人愈來愈多,喪屍群佔據城鎮,人們可以分配到的資源益發匱乏,可以居住的土地也大幅縮減,他們被迫四處遷移,不知何處是盡頭。

 

Jimin基本上已經學會如何保護自己後,V就不再將他藏著僅由自己去找補給品,他們現在可以互助合作,這更有效率,並且他們的心中不再被寂寞與恐懼所充斥。

 

那是個尋常的日子,他們在一家被洗劫一空的藥局試圖找些可用的藥品以備不時之需。

 

Jimin蹲在地上撿那些瓶裝的綜合維他命時,從員工休息室卻突然傳來開門聲響,他拔出隨身攜帶的貝瑞塔手槍,門後走出一個大漢,手裡抱了一個裝滿藥品的大紙箱,他們戒備的看著對方,那大漢猛地將紙箱砸向Jimin,他急忙側身避開,還是被飛出來的物品砸中額角,眼角餘光見到男人的槍已經指著自己,他下意識閉上眼——

 

槍聲依舊在耳邊響起,倒下的卻不是他。

 

屬於生人的血紅液體擴散開來,流淌一地。

 

「你為什麼要殺了他?」Jimin拍開V檢視自己傷口的手。

「他要殺你,我不應該開槍嗎!?」VJimin語氣裡明顯的指責感到不可思議。

 

Jimin沉默了,事實上他並沒這麼強的求生意志,他想有那麼一瞬間,他希望擺脫這荒腔走板的一切。

 

V如何不懂他眼裡的厭倦,他湊近他拉起他的手緊扣著,「我只有你了,我想要跟你一起活下去,就當是為了我,不要輕易放棄好嗎?」

 

為什麼呢?自己有哪裡好?

 

沒再說什麼,Jimin將額頭抵上V的,輕聲地嘆息,而V緊擁著他,像是這麼抱著對方就永遠不會離開。

 

這樣的事畢竟不可能只發生一次,物資的減少讓人性黑暗醜陋的一面攤在陽光底下,並且顯得理所當然,時間久了,Jimin漸漸的也變得麻木,儘管他不喜歡這些事。



V有輛改裝過的越野車,在碾壓過許多活死人的殘骸及歷經風吹雨打的侵蝕後,車身已褪去原本的漆色滿佈鐵鏽,而為了增加撞擊力道,V在數處加裝鋼板,使這部車看起來相當怪異。

 

「那邊有加油站呢,過去看看。」

 

Jimin說不上原因,但他不喜歡這裡,也許太空曠的地方都會讓他感到不安,「我們不要在這裡逗留,」為了有大量的存放空間,後座的座椅早被拆除,他從其中取出幾把較為重型的武器,郊外的缺點是目標不夠集中,反而不容易清理。

 

相當幸運的,油槽還有剩餘的油,他們順利的加完油,繼續朝下一個地方前進,但Jimin心中總覺得悶,沒有來由。

 

他們繼續朝今天的目的地前進。

小鎮入口處掛著歡迎標語的指示牌歪歪斜斜垂垂危矣,上頭還濺上幾滴血,呈現一種骯髒晦澀的色調。

「賭看看吧,如果不要太多的話,說不定今晚可以有床睡哦,」VJimin綻出一抹笑,他的眼裡沒有絲毫的畏懼,長長的睫毛揚起,明亮的眸子透著狡黠的光采,躍躍欲試著。

Jimin
沒辦法這麼樂觀,但不能否認他也希望在床上好好睡一覺。

他們慢慢駛進小鎮裡,到處都能看到不明的殘骸肉塊,建築物破敗頹傾,空氣中難以名狀的氣味刺激著嗅覺神經,原本美麗的景致因為失去生氣而顯得陰森可怖。

血肉的氣息很快引來大批的喪屍,一波一波的聚集過來,V掂量一下,「嘖嘖…不太妙吶,數量有點多。」
Jimin
冷著臉抽出一把RPG火箭筒(火箭推進榴彈),朝著窗外的喪屍群就是一發,猛烈的火力有效的為他們開出一條路,V趁勢將油門踩到底突破第一波攻擊。


但瘋狂的喪屍沒有痛覺,只要沒有死透就會前撲後繼的湧上。

 

V單手操控方向盤,目不斜視的朝車窗外開槍,一發一個,每槍都命中頭部,絲毫不拖泥帶水。

輪胎與地面過激的磨擦帶起塵土飛揚,他刻意的繞著小鎮的巷道飆行著,其中好幾次都差點被喪屍群包圍但又被他狠狠甩開。

「該死的,你不能再快一點嗎?」Jimin煩躁地將彈出的空彈匣塞進一個扒著窗沿的喪屍嘴裡,接著一槍轟了牠的腦袋。
「我在快了嘛,地上都是障礙物很不好開啊,」V的語氣悠閒的像Jimin只是在跟他抱怨天氣不好似的,待喪屍群都被集中在後方時,他彈了個響指,「嘛、差不多可以動手了。」

Jimin
瞪了V一眼,隨即將身體探出窗外,朝著後方黑鴉鴉的喪屍群再次擊發榴彈。
爆裂的火光直竄天際,燒毀那些靈魂不復存在的記憶和容貌。

「沒想到這個地方小小的人倒是不少,浪費了不少子彈呢,」他們繼續驅車向西,房屋的密集度已不如方才的中心地區。

 

經過剛才大規模的清除,小鎮的喪屍幾乎都差不多被炸毀,餘下的也已不構成威脅,他們又尋了一些可用的補給品才離開。

 

「為什麼要開進樹林?」Jimin抱著槍,又開始警戒起來。

「嗯…我想洗澡啊…地圖上這附近有座湖,」V低頭研究著不知哪來的觀光導覽地圖,上頭還沾著不明的黑褐色污漬。

 

一座廣闊而望不見盡頭的巨湖出現在眼前,青蔥鬱綠的樹林為他架起一道綠色的天然屏障。

 

他們停了下來,將手槍上膛,在周圍巡視著。

 

「看來這裡應該暫時不會有什麼東西來打擾,嗯…可惜湖裡沒有魚,」將剛才轉了一圈撿回來的樹枝往地上扔,「晚飯就交給你了,我要去泡水。」V邊說邊脫掉T恤,朝著湖畔走去。

 

Jimin打開背包思考了一會,決定讓剛才搜刮到的牛肉罐頭來填飽他們的肚子,他仔細檢視一下,確認他們的晚餐還沒過期。

自從他第一次吃到V做的飯後,他就堅持由自己來處理兩人的糧食,對於這點V沒有絲毫異議。

 

Jimin——水很涼哦,你也來泡吧,」V對著他開心地揮著手。

 

Jimin放下手邊處理到一半的罐頭來到湖邊,他蹲下來伸手將V眼前的濕髮撥到一旁,「不要泡太久,會著涼的。」

 

「你下來陪我就不會了。」V對他眨眨眼。

 

Jimin微笑著低下頭,V直起身體承接這個吻落下來的重量,他們的唇舌輕柔而綿密的糾纏,Jimin已經想不起來他們什麼時候開始這樣子的親吻,V喜歡這麼做,那自己就願意給他所有。

 

將衣物和配槍放在岸邊,他用腳尖探了探水溫,接著他輕巧地滑入水中的V張開的懷裡,V在冰涼徹骨的寒意包圍Jimin之前收攏了他的臂膀。

 

V細碎的吻落在Jimin的髮間、眉心和鼻尖,最後來到他帶著水珠的唇,深深的吻上,軟熱的舌探入其中,汲取著屬於Jimin的氣息,他一手箝著Jimin的腰,另一手順著優美的腰線推撫來到淡色的乳尖,以拇指和食指壓撚、揉捏,滿意的聽見Jimin的悶哼。

 

Jimin雙手環住V的頸項,對方濡溼的舔吻一路從鎖骨滑至胸前,在湖水中依舊溫熱的手包覆住自己的要害時,他將指尖插入V濕透的的髮間,「嗯……」他的氣息開始急促起來。

 

湖水和身體的溫度形成極端對比,V的手靈巧的取悅著Jimin,比起單純的套弄,Jimin更加喜歡全然的包覆搓揉,他將頭靠在Jimin的頸窩,輕輕舔吮那片微涼的肌膚,聽著Jimin壓抑的低喘,「Jimin…我想聽你的聲音……」

 

V惡意的擠弄下,Jimin被逼出幾聲微弱的輕吟,他覺得很熱,指尖揪緊V的髮絲,掙扎著宣泄出來。

他脫力的倒在V的懷中,感到男人的手撫摸著他背後的肌理,然後滑入身後的入口淺淺的戳刺著,他深呼吸著盡量放鬆身體好容納對方的侵略。

 

「疼嗎?」V在他耳邊輕聲問,手指一點一滴地擠入緊密之處,溫暖的甬道細密的包覆他的指尖,他找尋著能讓Jimin快樂的那點。

 

Jimin雙手緊抱著V,「沒關係…你繼續…」聲音輕顫。

 

在秩序與道德崩毀的現在,他們的撫慰是如此理所當然並且毋須在意任何人的眼光。

他們都失去了很多,但他們也得到了彼此做為這個殘缺的世界對他們的補償。

 

V進入了Jimin,對方擁抱著他,而他在他的身體裡,他們的身體緊密貼合,他們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心跳,V親吻Jimin因為激情而閉上的眼簾。

每一次的深入都讓V覺得仿佛能夠觸碰Jimin的靈魂,他輕軟的吐息,含淚的雙眸,呼喚自己的雙唇,他喜歡Jimin,喜歡的覺得胸口發疼。

 

他想把Jimin的一切揉進骨血,或者相反。

 

V的力道愈來愈猛烈,Jimin細瑣而破碎的呻吟揉雜成黏膩的呼喚,他一下又一下的頂入Jimin的體內,每次都撞在那個令人瘋狂的點上。

體內的熱意匯聚在同一點,Jimin的指尖陷入V的肩背,也許留下了痕跡,但沒人在意這種小事。

 

快要結束時,Jimin再也無法壓抑聲音,他啜泣般的叫出聲,他猛然握緊V的臂膀,與此同時V最後一次深深埋入他,Jimin感到體內注入燙人的灼熱。

 

他們當晚就露宿在湖畔,V拿出薄被舖在草地上,他們並肩躺在上頭,仰望星空,微風拂面的觸感宛如母親的手般溫柔。

 

「你會一直陪著我吧?」V一手枕在腦後,一手攬過Jimin讓他枕在自己的臂彎。

Jimin調整了個覺得舒服的角度,「不陪著你還能陪著誰。」

 

幼稚鬼,一個問題問了八百次不嫌煩。

但也是這樣的V拯救了他的靈魂。





「想什麼呢,還笑了,明天起不來我不要抱你哦,」V將頭埋進Jimin的頸窩,將兩人所蓋的被子再拉高一些。

 

「想到我們剛認識的事呢……」Jimin動了動,將手覆上V環著自己的手,看著V嘀咕幾句又睡去的臉龐,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靜與安心。

 

縱然世界分崩離析,但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直至死亡將我們分離。

 

The end of the world

And I give all to you.


********

這篇算是補完我在中土末日狼村的遺憾

那時沒能和弟弟Amras一起完成的事


就讓95代替我們一起活下去吧

至少他們不會經歷我們那樣的生離與死別

Amrod沒有辦法和Amras相守到最後是我在狼村最大的遺憾

殺了Namo也很抱歉


我會讓95在我每一篇文都好好活著的(痛哭

並且不會在文章裡殺掉任何一個成員的(?


把95和Ambarusaa放一起比較的我根本瘋了wwwwwww


其實我覺得不會有下一篇吧(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南宮 鏡華 的頭像
南宮 鏡華

三葵の采配

南宮 鏡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meatooo
  • 喜歡炸了!
  • 謝謝喜歡哦^^

    南宮 鏡華 於 2016/07/24 22:00 回覆

  • 讀者
  • 妳寫的很.好.
    真的
    謝謝妳給了這樣一篇
    末世荒涼中緊密相守的95line
    也謝謝沒有讓他們死別
    讓我在現世頹喪時
    能因那界還有努力求生、求在一起的他們
    也振作起來
  • 謝謝喜歡哦,我的95永不BE,捨不得讓他們傷心^^

    南宮 鏡華 於 2017/03/22 20: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