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毛利隆元)

 

*本篇未完,不知道何年會寫完(喂

 

碧落黃泉間  

 

  「大人,你可想好了,這要是失敗了,我也無力回天啊。」安倍晴明美麗的雙眼笑得彎彎的,端麗紅唇勾起的笑意,滿懷惡意。

  吉川元春只是冷冷的看他一眼,唇角微勾,似笑非笑,「若我有什麼萬一,毛利吉川小早川三家必會百般針對你,你最好是傾力相助才是上策。」

  安倍晴明甚覺無趣的撇撇嘴,他拿出一個白色布包,「真是無趣哪,喏,給你。」

吉川元春接過打開一看,裡頭裝著一尊精緻的紙娃絓、一盞紙燈籠和一顆散出淡色光芒的白色珠子,「這是……?」

「紙娃娃裡頭有你心愛的哥哥的指甲和頭髮,作為他的替身使用,紙燈籠可引你找到隆元大人的魂魄,而這珠子嘛,叫定魂珠,給你含著,可保你魂魄不散。」

 

安倍晴明領著吉川元春來到一處密室,地板上畫著五芒星法陣,中心躺著毛利隆元被保存完好的肉身。

「你,手伸出來,」安倍晴明將紅色絲線分別纏在吉川元春與毛利隆元指上,最後再纏在自己手上,「現在,躺到你哥哥身旁去吧。」

 

在吉川元春依言躺好後,晴明燃起佈在法陣上的七星燈,又在他們身邊放了七尊小紙人,萬事皆備後,他坐在法陣之外扯著那紅線,「這七尊式神隨你下黃泉救人,人有七魄,他們都等同你的替身,死到剩最後一個時一定要回頭,否則式神死光了,紅線就會斷了,你就再也無法回到現世了。」

在吉川元春意識陷入黑暗前,耳邊似乎還依稀能聽見安倍晴明的碎念,「我也是第一次幫人施這種術,你可千萬要回來哪……

 

  舉目一片黑暗,腳下的路漫長而蜿蜒,兩側潺潺流水,安靜無聲,水面上漂浮著點點白光,朝向無盡的遠方流去,偶有船隻搖曳而過,人人皆著喪服,白色燈籠散出淡青色的晦澀光芒,隨著水流轉瞬即逝,彷若幻境。

  幽幽燈明,恍恍惚惚,不知過去,沒有未來,不知何處傳來的低泣,若欲細聽,當即無聲,冷風寂寥吹襲,透骨生寒。

  「大人,這裡是陰陽交界處,請收斂心神,勿被幻境所惑。」

  而原本在現世中活像紙造藝品的小燈籠,一入陰間,也搖身變成一盞古樸的燈籠,不需人提,晃悠晃悠的在空中緩慢的前行著,裡頭微弱的火光,是他此刻唯一的希望。

 

***

 

他的身上只著一件薄薄的單衣,風襲來時,刺骨生寒,他卻不甚在意,只是不停地走,身旁許多跟他一樣的人,大家都沉默的走著,沒人與他交談,他也不想和人交談,不知要向何處,他覺得必須走下去,卻又不知道目的地在何處。

在他印象中,他似乎從來不曾這樣一個人無拘無束的走著,不管去哪裡都會有人跟著管著,當時身旁都是些什麼人呢?他記憶有些模糊,他停下想了一下,似乎又覺得那不是很重要,於是又邁開腳步前進著。

身旁的人不停地來來去去,漫長的路永遠也走不完,景色瞬息萬變,不變的是永恆的黑夜,腦子糊成一片,眼睛也看不太清楚,但他還一直走著,一旦停下來,就必須思考些什麼,他害怕思考,他似乎總是會想些討厭的事,他不想去想任何事。

「………!」

驀地,他被一股力量扯住袖子,他疑惑的回頭,眨了眨了眼,卻看不清楚是誰拉著他,拉住他的人力氣異常的大,扯住他後,還拚命搖晃他,他覺得很難受,想甩開那道力量,卻無論如何都掙不開,接著一道溫熱的氣息從口中灌入,驅散了積在他體內的寒意,原本混沌的意識也慢慢清晰起來。

「哥哥!」

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毛利隆元用力眨了眨眼,這才看清眼前的人是自家二弟,「元春……?」

聽聞心愛的哥哥口中喊出自己的名字,吉川元春情難自禁的將毛利隆元緊擁入懷,毛利隆元一時搞不清狀況,也就任由弟弟抱著自己,隨即一想,不對,自己不是已經死了嗎?

「你怎麼會在這裡呢?」毛利隆元揪著吉川元春胸前的衣服,焦急萬分的問。

「當然是來帶哥哥回去啊,詳情回去再解釋吧,」雖然想好好抱抱哥哥,不過此地不宜多留,吉川元春牽起毛利隆元的手,開始往來路退去。

「你這麼做,是……」毛利隆元雖不甚清楚來龍去脈,卻明白任意帶走已死之魂,絕對是違背天地陰陽之道的事。

「哥哥想說是違背天理的事嗎?」吉川元春回頭看著毛利隆元慌張的神情,輕輕地笑了:「為了哥哥,就算成魔逆天又如何?」

兩人視線相交,吉川元春一向冷然的淡金色雙瞳透著壓抑的瘋狂氣息,毛利隆元胸口一緊,是自己,讓他變成這樣的嗎?

 

傳聞地獄的入口就在大海的最深處,不遠處如墨闃黑的大海,無風無浪水波不興,只要再往前一點,哥哥就會墜入地獄,再難入輪迴,思及此,縱然是征戰無數從無所懼的吉川元春也不禁心底發寒,他握緊毛利隆元的手,加快回程的腳步。

 

一行人急急忙忙的撤退,遠方一支黑箭破空馳來,吉川元春頭拔刀回身,黑箭被一分為二,落在地面時,化為陣陣青煙消散。

「擅闖陰間,本是大罪,任意劫走亡魂更是罪無可赦。」

男子一襲黑袍,手執黑金長弓,身後無數鬼將陰兵,正散發著森森寒意,那人長鞭一甩,骷髏戰馬嘶鳴一聲,噠噠衝過來,陰軍部隊也浩浩蕩蕩衝來,聲勢震天。

 

吉川元春命四位式神帶著毛利隆元先走,接著放出安倍晴明讓他藏在袖裡的紙形,一道刺眼金光自他袖中竄出,剎時光明四射,如臨白晝,那光化為一隻巨大的鵬鳥,雙翅一張,幾乎要掩蓋住整個天空,所有的鬼將陰兵皆因耀目光芒而不敢動彈,再被鵬鳥振翅一搧,連哀號都來不及便灰飛湮滅。

吉川元春見機不可失,當即帶著餘下的三名式神離去。

 

因有大鵬鳥擋去追兵,吉川元春並沒有花太多時間便追上被式神護送著的毛利隆元,黃泉之路,道阻且長,景色不停地變,便如人心,莫測難辨,行走的愈快,愈是風聲哭號,宛在耳邊,吉川元春含著定魂珠,凝神聚氣,大掌牢牢牽著毛利隆元的手,緊跟著引路冥燈。

穿過無盡的荒山惡徑窮水枯林,他們再次回到陰陽交界處,眼看連接陽世之門就在眼前,一支黑箭以雷霆萬鈞之勢襲來,吉川元春一股作氣,將毛利隆元一推送回現世,以身抵擋那原本應該射中毛利隆元的箭。

毛利隆元在踏過陽世之門那刻回身,看見漆黑發亮的箭頭穿過吉川元春的胸膛,血色渲染,如羽蝶展翅,彷彿也染紅了他的世界。

「元春───!!」

 

***

 

「哥哥?」

毛利隆元倏然睜開雙眼,分不清是現實還是夢境,他伸出手,顫抖著撫上弟弟的眉眼,「元春……?」

吉川元春握住那撫上面頰的手,唇角勾起一抹淡笑,「哥哥,我沒事,你別擔心。」

甫自陰間還魂的毛利隆元,此時卻不知哪裡生出的力氣,他猛地坐起身來,疾言痛斥,「誰許你以身犯險的?你知道萬一失敗了後果如何嗎?我不在了,你與隆景今後便是毛利家的支柱,怎可如此輕率!?」

對於哥哥字字沉痛的斥責,吉川元春並不作任何反駁,淡金色雙瞳靜靜盯著那人,由於實在太沉默了,毛利隆元隱約覺得有些不對勁,他抬手欲碰觸吉川元春,卻被一股力量往前扯去,一陣天旋地轉後,他發現自己被弟弟高大的身軀壓在身下,「元春?」

吉川元春望著身下的人,與自己同色的眼瞳總是有著淡淡愁緒,如朦朧月夜般,輕煙漫漫,汲取天地間最美麗的光彩,吸引著自己所有的目光,他的指尖輕輕劃過毛利隆元的面龐,「那麼哥哥又要我如何呢?」

「什麼?」毛利隆元秀眉微皺。

「哥哥總是花那麼多時間在別人身上,父親隆景元清還有其他的手足們,你的目光總是看著那麼多人,從來不曾好好看著我,我什麼都還來不及對你說,你就自私的離開了,這樣對我多麼不公平啊。」

吉川元春的嗓音異常低沉溫柔,窗外皎月的光華透進他的眼裡,蕩漾著水波粼光,毛利隆元卻覺得害怕,這樣的元春令他覺得好陌生,「你這是……!」

在毛利隆元的錯愕中,吉川元春解下頭帶將他的雙手綁在頭頂上方,他的臉上掛著令人感到不安的笑意,「但不要緊,從今以後,哥哥就是我一個人的,再也沒人可以和我搶哥哥了。」

 

 

(待續(大概吧

本篇應該是榮登全世界第三篇鬼武者SOUL同人
我好懶得寫後面....其實這樣可以END了吧(被拖去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南宮 鏡華 的頭像
南宮 鏡華

三葵の采配

南宮 鏡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