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91413  

131419314  

 

癡獄

 

  

橘紅燈火微晃,映出地上發出詭魅紫光的巨大法陣,男子趴伏其上,緊咬著唇,似是承受著什麼痛苦,俊秀的臉龐冷汗涔涔。

 

妖異的紫光愈發強烈,侵蝕著四周,與晦暗不明的混沌黑氣交織一氣,光芒愈是增強一分,男子愈是痛苦,當那光芒籠罩整個室內時,它開始一點一滴滲入男子體內,而地上曲折蜿蜒的暗紫色咒字也像是有了生命,扭曲著滑動著伸展著,緩緩包覆男子全身。

 

  這個過程既漫長又痛苦,男子卻始終默默忍耐著,沒有發出半點聲響,終於,巨大而不祥的紫色光芒和咒字完全被他所吸收,微弱的燈火剎那熄滅,一室闃黑,他睜開緊閉的雙眼,冰泠的瞳仁,暗紫光芒流轉,為他原本溫雅俊秀的臉龐憑添一絲妖邪,他站起身,五指曲張,充沛的力量在體內彷彿要滿溢出來,方才的苦痛宛如一場夢。

 

  『沒想到你還真撐過來了,現下契約已經完成,不要忘了我們的約定──!!!』始終待在角落的暗影低笑的尾音尚未落下,男子轉瞬便來到眼前,他舉起手壓住那暗影的天靈蓋,毫不留情的吸取他所有的力量。

 

  『你竟然敢破壞約定──』暗影氣急敗壞的大吼,但他已將力量分了大半給男子,現下要害被制住,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力量源源不絕的流向男子。  

力量遭吸食殆盡的幻魔發出臨死的哀鳴,隨即化為一縷紫煙消散在空氣中。

 

始終沉默不語的男子俊雅的面容露出一絲笑意,他理理有些凌亂的衣衫,離開了房間,遠方天空日光初現,斜斜穿進窗內,驅散一室深沉,悄然無聲的房間,彷彿什麼事都未曾發生。

 

***

 

初夏時節,百花盛放,窗外的梔子花,迎風招展,馥郁的甜香翩然舞進室內,泌人脾肺,丹羽長秀被這團花香簇擁著,坐在鏡前,拈著一柄翠玉小梳,慢慢理著一頭長髮。

鏡中的人,面色白晳,端麗的唇,透著淺淺的粉色。

 

德川家康來時看見了這景象,就一直待在門邊,靜靜地,過了好一陣子,丹羽長秀似乎才發現有旁人在,他側頭看了德川家康一眼,又轉回去了。

 

德川家康走了過去,從後頭擁住他,輕輕抽走他手上的玉梳,然後將他打橫抱起,丹羽長秀怔怔地看著他,隨即又像貓兒窩在他的懷裡,乖巧地任他抱著。

 

紙門的另一側,便是浴間,寬敞的浴池裡頭已備好熱水,上面灑著新鮮採摘的梔子花瓣,德川家康讓丹羽長秀坐在池邊,為他寬衣,他的身上只穿著單薄的唐衣,很輕易就能解開。

 

傳教士們為了討好他獻上宮廷貴婦才能使用的,珍貴的,由花草提煉的香精浴露,他毫不吝惜的用在丹羽長秀身上,溫熱的大掌輕柔的撫過他的身子,絲綢軟滑不及他的長髮,賽雪肌膚更勝白玉無瑕,他一寸一寸的清洗著,像是在對待這世上最珍貴的寶物。

 

替丹羽長秀清洗完後,德川家康先將他抱進熱水裡,再開始替自己洗浴,丹羽長秀就趴在池邊看著他,間或以手撥弄水,劃開一朵一朵的漣漪,偶爾將水潑到德川家康身上。

 

「淘氣鬼,」德川家康笑著抓住他的腕,愛憐的親了幾口。

丹羽長秀只是歪著頭瞅著他,任他抓著自己的手,然後看著他也進到池子裡,抱著自己倚在池邊。

 

熱水蒸騰,丹羽長秀雙頰透著胭紅,蒼白的面容多了一分麗色,如雨後梨花的姿容,德川家康著迷的看著,他抬起他的下巴,溫柔細緻的啄吻他的眼眉,鼻尖,面頰,最後來到軟嫩的唇,深深的吻上。

 

丹羽長秀閉上雙眼,乖巧柔順的任由男人掠奪自己的氣息。

白霧飛騰於空,絲絲嬝嬝團團盤旋成一片迷濛水煙暈染,梔子花的甜香也縷縷浸染著髮膚,德川家康將丹羽長秀抱在懷裡,低頭汲取那軟綿濃郁的氣息,曾經終日圍繞在他身上的清洌橘香,早已不復尋。

 

德川家康抱著丹羽長秀離開浴間,回到寢殿,替丹羽長秀擦拭溼髮時,他開口道:「長,他在合戰中與我為敵,所以我略微懲處了他一下,不過現在我已讓秀忠召回他。」

 

丹羽長秀透過鏡子看著他,目光迷離空洞地盯著鏡子瞧了一會兒,長長的眼睫垂了下來,似有倦意,對他所說的話恍若未聞,德川家康也不在意,將他抱至榻上,「吃了藥才能睡,嗯?」

他執起放置在矮几上的漆木小盒,取出裡頭的藥丸,那藥丸如黑珍珠般,在燭火旁,透著暗紫的光澤,他看著丹羽長秀乖巧的服下它。

 

丹羽長秀每天都必須服藥,那藥有著他體內流淌的幻魔之血,混和陰陽師調製出來的,可以控制人類神志的成份。

 

德川家康回想起初見丹羽長秀之時,彷彿便在昨日。

多年質子生活,寄人籬下,顛沛流離,嘗盡人情冷暖,無數心酸只能暗自吞下。

但也就在那時,他見到了少年的丹羽長秀。

跟在織田信長身邊,纖秀美好的存在。


  年前一場大雪,冰封整個大地,連行走都困難,那時德川家康那時還不叫德川家康,叫松平元康,幼小的元康,身邊沒有任何侍候的人,他撲進雪堆裡,所有的委屈,只能捏著雪來發洩,他將雪揉成一團團,然後往沒人的地方砸。

 

「是誰惹小公子生氣了呢?」少年尚未變聲的稚嫩嗓音從身後傳來,嚇了他一跳,他連忙轉頭一看,卻望進一張雪白秀麗的臉,笑意盈盈。

 

斜倚寒風中的紅梅,佇立白雪中的少年。

天外吹來陣陣刺骨的風,撲面而來的卻是初夏的橘香,清洌芬芳。

 

少年似乎不知他的身份,只當他是主家的親戚孩子,「這樣子玩雪會受寒的,您的手都凍紅了,我們進屋休息好嗎?」那個人用他溫暖的掌包覆自己小小的手,暖意透過掌心,彷彿也融進內心深處。

不過那麼一面,從此一世難忘。

 

那個人跟在織田信長的身邊,要得到他,就要比織田信長更強,為了擁有更強的力量,他不惜出賣靈魂與幻魔簽訂契約,他殺死髮妻逼親子切腹,只為取得織田信長的信任。

 

他登上了天下人夢寐以求的寶座,但心裡還是覺得空落。

他為了他入魔,那人卻一無所知。

 

他以血餵養,拉他一同墜入地獄,以藥制他,令他心神俱失不知世事。

一旦服下幻魔之血,從此失卻人類的身份,不老不死,不入輪迴,直至力量耗竭,則魂飛魄散。

 

德川家康看著丹羽長秀茫然無神的雙眼,心中一痛,他猛然將丹羽長秀壓倒在被褥上,粗暴的吻他,丹羽長秀覺得難受,身體本能的輕輕掙動著,他手上施力,丹羽長秀便被困在他與床榻間。

 

他扯開丹羽長秀的衣衫,撫弄他白晳柔軟的身子,丹羽長秀躲無可躲,只能任他擺佈。

丹羽長秀的眼裡騰起水霧,雙頰因情動而透著紅暈,修長的雙腿被迫分開,德川家康的手指在他體內轉動逗弄,看著他無力的推拒自己顫抖著發出低吟,心底升起一絲殘虐的快意。

 

德川家康進入時,丹羽長秀的眼淚落了下來,緊緊抓著他的手臂,他緩緩的抽退,再重重的撞進,時快時慢,丹羽長秀只能隨他擺弄,在他身下喘息低泣,每當他頂弄那磨人之處,丹羽長秀的淚就落得更兇,宛如受傷的小獸般,細碎啜泣著。

 

德川家康感受著丹羽長秀緊緊的包裹著自己,一陣一陣的收縮著,溫熱而且柔軟,他低頭吮吻那張變得水潤紅豔的唇,丹羽長秀雙目含淚,半張著口,茫然無措的與他糾纏。

「長秀……我為你得到了天下,為了你創造一個太平之世,為什麼你不願意愛我呢?」他發狠似的擁抱丹羽長秀,看著他在自己身下哭泣呻吟。

只要不看他的眼神,他可以告訴自己已經完全得到丹羽長秀了。

 

靄靄白雪中的少年溫柔的笑意,纖細暖和的掌心,曾經美好的回憶,被風沙束起,沉放在心底深處,直至淹沒。

 

情事過後,丹羽長秀倦極,長長的眼睫直打顫,眼睛眨呀眨的,德川家康擁著他,親暱的吻了他的額,正當他拉起被子要為兩人蓋上時,卻聞一聲:「家康……

 

他怔怔的看著丹羽長秀,紅彤的雙眼依舊迷離,卻張著手要他抱,德川家康心裡泛起一陣甜蜜的痛楚,那樣的疼,那樣的澀,如古老的參天巨木,盤根長成無可挽回的毒,糾結著刺入他的骨血。

 

從癡有愛,則我病生,但為伊故,關在癡獄。

結今生緣,斷來世果,自滅輪迴,始知成魔。

 

******

註:丹羽長重,織田四天王之一的丹羽長秀之子,關原之戰時,因從屬西軍,戰後領地遭到沒收,後於慶長8年被德川秀忠將軍重新起用

 

全台(可能也是全世界)第二篇 鬼武者soul的BL文

雖然應該是沒人看

但我還是碎碎念一下

請無視史實地理

我懶得去比對時代背景跟年紀了

反正家康就是小長秀八歲

就是個年下攻= =

其實我滿期待中文版的上市

一個人在日版偽裝日本人好孤單啊

好需要會講中文的腐同好啊~嗚嗚嗚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南宮 鏡華 的頭像
南宮 鏡華

三葵の采配

南宮 鏡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荒月
  • 靜華大你好~請問可以認識你嗎?(羞)
    每次跑高級事件最期待的就是被丹羽小米(誰?毆打
    角倉也是超有趣的~應該說koma老師畫的都很喜歡~
    明明soul裡面有很多很有趣的關係,只是大家都萌得很低調?
  • 荒月你好~>///<~
    我也超喜歡koma老師的人物的
    鬼武我萌得超苦逼....超缺同好啊....Orz
    快點來加好友吧~*口*

    南宮 鏡華 於 2013/06/09 19:01 回覆